官术网 > 沙龙国际 > 超凡手艺人 > 第一一四章 造假?
    岑睿文领着陆铭走进了一家经营书画的店面,这家店面不大,大约20来平米的样子,里面摆着的挂着的都是些装饰画,跟他们国画专业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牵扯。

    “岑哥来了?我爸在楼上,正等着你们呢!”一名正在招呼客人的小伙看到他们进来,很是善意的冲着陆铭笑了笑。

    “行,那我们先上去,下来再找你!”岑睿文拍了拍小伙的肩膀,也没给陆铭介绍,直接就上了二楼。

    二楼一上来就是一个30多平米的开间,两侧的两面墙上,挂着大约百十幅各种尺寸,各种题材的国画,正对着楼梯口的那面,则挂了二三十幅油画。

    沿着墙边,还有一溜玻璃展台,里边放着一些印章和文房四宝之类的小件东西。

    “这才是许老板真正的生意,底下的装饰画也就够个房租。”岑睿文简单介绍了一句,直接穿过展厅,走到展厅角落的一扇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门内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许老板,你要的东西我给你带来了。”

    “呦!是睿文啊,坐,坐。”

    这是一间装修的颇为古香古色的办公室,一名留着短须的中年男子看到他们进来,满面含笑的从老板椅上迎了出来,“想必这位就是你之前说过的陆铭老弟吧?果然年少高才,欢迎欢迎!”

    “许老板客气!”陆铭笑着跟他握了握手,挨着岑睿文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先说我们的事,待会儿再说他的。”岑睿文将画桶打开,从里边拿出了三幅纸卷,从背面的颜色看,应该是三幅没有装裱的工笔画。

    “怎么说都成,反正也不急在一时。”许老板将两杯茶水放到两人面前,然后拿起一卷画作慢慢的打了开来。

    这是一幅写意花鸟,笔致放松,写味十足,水、墨、色的交融变化处理的相当自然,一眼就能看拿出来是海上画派的风格。

    只是这幅画没有落款,也没有钤印,陆铭也没搞太明白是什么意思。

    “不错,不错!睿文老弟不愧是龙美的大博士,这笔法,好像比上次又进步了不少啊!”

    岑睿文笑笑没有开腔,拿过另一幅画,打开推到了许老板面前。

    这也是一幅花鸟作品,只不过这幅画采用的是双勾设色的工笔技法,看起来更加的浓艳富丽,从风格上看,近似黄荃的北宗花鸟画法。

    许老板这次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认真的看了看画,然后又打开了第三幅。

    “陆老弟,能看出这几幅画的来历吗?”

    三幅画全部看完,许老板往沙发上一靠,笑眯眯的看着陆铭。

    “这一幅临摹的应该是海上画派任伯年的《紫藤栖莺》,这一幅也是海上画派的风格,不过笔法更贴近虚谷。”

    在看到第一幅画的时候,陆铭就开始在脑海中搜索,很快他就在素材库中找到了任伯年那幅《紫藤栖莺》的原作。岑睿文这幅画,应该说是临摹的非常逼真了,最少也有60%以上的相似度。

    另外一幅他虽然没找到原作,但也从风格和笔法上做出了判断,他学的应该是虚谷。

    “至于这一幅,我只能看出来采用的是北派花鸟的画法,至于临摹的是谁的作品......”他摇了摇头,那幅设色艳丽的花鸟他也没有找到原作,而且也没看出来模仿的是哪位大师的技法。

    “厉害,果然厉害!这一幅画,睿文临摹的是虚谷的《枇杷图》,至于这一幅,临摹的则是卢振寰的《白鹇秋色》,陆老弟能一眼就看出是北宗的花鸟画法,不愧是艺考第一的大才啊!”

    陆铭连忙谦虚了两句,然后看了一眼岑睿文,眼里满满的都是疑惑,什么意思?

    岑睿文没有理他,因为许老板很快就给出了答案,“睿文,这幅《紫藤栖莺》,我能给你开到900一尺,剩下这两幅,都按800算,你看怎么样?”

    “没问题!”岑睿文回答的很干脆。

    “那好,我算算,四九三千六......一共是九千二百块钱,没算错吧?”

    “没错!”那幅《紫藤栖莺》大概四平尺的样子,剩下两幅加起来六个多不到七平尺,许老板直接按七平尺算了。

    算完账,许老板起身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来薄薄的一叠钞票,抽去几张,然后又从桌子上拿了一幅大照片,走过来将钱交给岑睿文,然后将照片铺在了陆铭面前。

    照片上是一幅画,画面画的是渔船晚归的场景,三大三小,三近三远一共六艘渔舟。

    “这一幅......应该是吴冠中先生的那幅《渔舟唱晚》吧?”这幅画上同样没有落款和钤印,但陆铭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还是认出了这幅作品的来历。

    “不错,这幅画就是吴冠中的《渔舟唱晚》。”许老板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用满是企盼的眼神看着陆铭,“如果让陆老弟临摹这幅画,不知道能临摹到几成?”

    “几成?”陆铭仔细的研究着画面,这幅画,靠岸的三艘渔舟虽各有不同,但采用的都是泊舟式的画法。另外三艘还没靠岸的,则采用的是标准的湖船法,然后其中又揉入了一些大小风帆式,画起来应该也比较简单。

    “应该能模仿到七成左右吧,不过......”看了这么久,对于岑睿文和许老板之间的生意,陆铭心中已经隐隐有了一些判断,说实话,他不想趟这趟浑水。

    “七成?!”许老板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喜,“陆老弟,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需要你帮我临摹这幅画,并不是要用来作假,而是市面上确实有这个需求。”

    看了一眼颇为迷惑的陆铭,他接着说道:“这幅画的原作,目前就收藏在南湖美术馆,这一点稍微用点心的人就都能查到,所以我是不可能做什么手脚的。岑老弟也可以帮我作证,我们已经合作好几年了。”

    岑睿文点点头,接着许老板的话头往下说,“陆铭,你应该知道,博物馆美术馆这些的,除了门票收入,最大的一块就是纪念品销售了。这些纪念品呢,很多都是他们所收藏文物的复制品。那么问题来了,什么样的复制品才最好卖!”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