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沙龙国际 > 我女儿是鬼差 > 第一百零八章 那一招!
    这话一出,演武场顿时落针可闻。

    所有人痴痴地看着徐乐,脸上写满不敢置信。

    “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自称鬼修,还对沐长青下战书。

    他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众人看向徐乐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沐长青是什么人?

    自幼加入上古门派的他,还是黄口小儿时,修为便已鹤立鸡群,凌驾同门师兄弟之上。

    十六岁,与百兽宗少宗主的一战,更是名声鹊起。

    弱冠之年,门派土崩瓦解势不可挡,他果断扛旗,建立了清门。

    可以说,他的一生,就是由无数传奇拼凑而成,辉煌至极!

    更何况他修为极高,放眼整个修炼界,能与之比肩的也就寥寥几位。就这还是几十年前的老黄历,现如今,已经步入百岁高龄的沐长青,其修为不知道又达到了何种高度。

    即便是当初公认能与之一较高下的几位前辈,几年前也公开表示不是对手,不知是否私下有切磋过。

    自那天起,沐长青就成了修炼界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再没有人可以让他出手。

    没想到今天,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会变一点魔术小年轻,居然敢向沐长青这个第一高手发起挑战!

    这一刻,众人的心情是复杂的。

    一方面,他们想说:年轻人,何必这么想不开!

    另一方面,他们又想看看沐长青的修为到了哪个层面,不自觉就希望赶紧打起来。

    当真是说不出的矛盾。

    这些家伙的情绪,沐长青全都看在眼里,心中叫苦不迭。

    此时此刻,他已经非常确定,面前的年轻不简单,非常不简单!仅凭刚才那稍纵即逝的刹那间威压,他就可以做出这样的判断。

    但此情此景,若是没有反应,恐怕一生都会背负缩头乌龟的美誉。

    骑虎难下!

    沐长青远远看着擂台上的徐乐,心脏不争气地剧烈跳动起来。

    还没有打,但他心中,已经不可遏制地产生出“可能会输”的念头!

    自打他走上修炼者道路之后,还是第二次碰到这种情况,第一次,是面对那位已经飞升的师傅。

    那一次,他被修理的好惨。

    所以现在,沐长青隐隐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会输?

    这个念头一旦萌生,他就不可遏制地慌了。

    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输不起,真的输不起。

    但现在又没什么好的台阶可以下!

    沐长青选择沉默。

    徐乐不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却也不催,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于是,这两人一个在台上,一个在台下,隔了几十米远,竟是谁都没有再说话,安静的有些诡异。

    众人面面相觑,心说你们这是干嘛呢?

    就在这时,沐长青忽然笑了,爽朗的笑声显示出他强大自信。

    只听他笑着说:“年轻人,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吗?挑战成名已久的高手,不论成败与否,都能让你声名鹊起,对不对?呵呵,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众人恍然,看向徐乐的眼神顿时变得不友善起来。

    原来你小子打的是这样的算盘?!

    “想挑战我,先击败了他再说吧。”沐长青指了指擂台上呆若木鸡的李小帝,说完扭头就走。

    李小帝脸都黑了,卧槽你们神仙打架,牵扯我这个小菜鸟干嘛!

    当即二话不说,非常干脆地翻身下去了,高呼道:“沐门主,我忽然感觉肚子有点痛,先走一步哈。”说完头也不回地跑了,连他师傅的叫喊都没能叫住他,去意已决。

    众人:“……”

    徐乐说:“他跑了,还是你来吧。”

    沐长青黑着脸回过头,看到徐乐正笑眯眯地望着他,心里也禁不住一通冒火。

    这小子,太过分了吧!

    当下也知道不能再拖沓,一个起落,飘然落在擂台边缘,于徐乐三米开外处站定。

    此时的他,一口长剑斜挂腰间,衣袂飘飘,举手投足,当真高人风采。

    沐长青冷着脸看徐乐,但没有动。

    “你说你是鬼修,如何证明?如果无法证明,我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老夫一生正派,剑下从不斩正派人士!”

    不愧是沐长青,就是有原则。众人想。

    徐乐指了指身后的龙真:“他是不是鬼修?”

    见沐长青点头,徐乐就说:“我这身修为,便是拜他所赐,还需要如何证明?”

    说出这句话时,他心中是惆怅的。

    经过确认,地上那位,确实就是他的授业恩师龙真道人无疑。无论长相还是其他方面,都如出一辙。

    但是,他又不是真正的龙真道人。

    就如之前的小黑一样,徐乐以为它是穿越过来的。

    但事实证明,并不是。

    若真是穿越,当初那一晚抓捕,也不用那么兴师动众。

    这个龙真与小黑一样,应该都是这个世界的土著,与徐乐记忆中的龙真与小黑,没有一毛钱关系。

    或者是有关系的,但彼此间并没有交集。

    就像有个说法中,世界之外还有千万镜像世界,在这些世界中,每一个“你”都过着不一样的生活。

    在地球上,你可能是平头老百姓。在另一个世界,你可能是国家领导人、超级巨星、小卖部老板等等。

    对此,徐乐以前是不信的,现在信了。

    否则无法解释小黑对自己形同陌路,以及龙真,居然就这么死了。

    然后,另一个问题呼之欲出!

    这个世界,有没有另外一个自己?

    他当初在见到小黑时就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感觉不可思议,又本能地有点抗拒,没敢深究。

    现在,龙真也是这样的情况,他就不得不面对了。

    如果这个世界真是传说中的镜像世界,有另外一个自己,也说的过去。

    只是不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时间线都乱掉了,本该早就死掉的龙真与小黑,现在却都活蹦乱跳的,令人费解。

    当然,此时此刻,这些问题都可以暂时押后。

    他得先帮龙真报仇。

    不论如何,这都是一个形似自己师傅的存在,他不允许外人的亵渎,以及对鬼修的辱没。

    沐长青脸色铁青。

    这个魂淡,真的一点回旋余地都不留?

    泥人都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沐长青从来就不是泥人。

    他缓缓拔出了长剑,脸色肃然。

    “既然如此,老夫就陪你玩两把!”

    说罢剑尖,在空中舞出一朵剑花。

    寒光硕硕!

    “啪啪啪!”

    空气中明明空无一物,但随着沐长青的这个动作,就仿佛点燃了几挂鞭炮一样,不断响起爆裂声。

    与此同时,沐长青身上涌出澎湃的气劲,将他衣摆吹的猎猎作响,头发胡须也跟着飘了起来。

    无形的气浪,以他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卷去,将台下众人都推到了几十米开外。

    “嘶!”

    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目瞪口呆。

    沐长青,居然已经到达这种高度了么?!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只这一手,就让无数人心生绝望。差距太大了,根本追赶不上啊!不愧是天才级选手!

    而不少识货的老人,此时已经有人看出名堂了!

    人群中,有人惊呼道:“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那一招?”

    李鹏程脸色沉重道:“没错,就是那一招,当初他就是用那一招险胜了百兽宗少宗主,那时的他,还是小屁孩而已,剑法间多有生涩。没想到过了几十年,沐长青居然已经把那一招练到这种地步,实在不敢相信!”

    “这下,徐兄弟危险了!”李鹏程忧心忡忡道。

    顾悦儿一头雾水:“到底哪一招啊?”

    李鹏程看着她:“就是那一招!”

    “直接说名字不行?”

    “就是名字啊!轩辕剑法传说中的第十九式——‘那一招’!”

    顾悦儿:“……”

    台下众人纷纷错愕的时候,台上的气氛,已经达到了随时会炸开的地步。

    只听“咔咔”几声巨响,整个擂台,轰然炸裂,尘土飞扬!在这期间,有人惊讶地发现,龙真道人的尸体像是被一只隐形的大手托着一般,横躺着飞出老远才停下。

    不过这种时候,没人会留意这种事情。

    因为空中,两人的战斗,随时会爆发!

    徐乐持剑凌空,安静的让人想忽略他。

    而沐长青,则像是处于龙卷风的中心一般,整个人的气势,已经在一瞬间达到了顶端。磅礴的气劲让台下众人纷纷色变,又飞快退出百余米方才停下。

    一静一动,两个极端。

    此时,沐长青的长剑高高举起,指着天空,仿佛正在进行着什么奇怪仪式。剑锋透着摄人心魄的寒意,让人头皮发麻。

    忽然,沐长青动了。

    没人看到沐长青是什么时候动的。

    等到所有人反应过来时,沐长青已经站在了徐乐两步开外,手中长剑,正朝着徐乐胸口直直刺去!

    而他原先站立的位置,还留着一丝残影。

    “唰!”

    长剑撕开空气,朝着心窝方向,狠狠扎下!

    这一刻,所有人都忘了呼吸,眼睛与嘴巴一同张开。

    沐长青,竟然可以这么快!

    小李飞刀例无虚发,是说他的准,但面对一群动若脱兔的武林高手还能次次命中,只能说,飞刀在准的同时,还得快。

    但沐长青,似乎比飞刀更快!

    如果一秒钟有60个“瞬间”,那么沐长青,就是在其中一个节点里,就完成了从极静到极动的极端变化。

    秒针跳动的“咔”还没响完,沐长青就从几米外瞬间逼近,完成了一次击杀!

    这就是“那一招”的精髓。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胜负只在一瞬间!

    “死吧!”沐长青狰狞地吼了出来!

    只要这一剑刺实,就算是仙人,也会毙命!这是他师傅跟他说起过的事情,他一直铭记在心。

    这个男人,必须死!

    带着破釜沉舟的气势,沐长青连人带剑,毫不留情地猛冲着。

    这一剑,他非但要刺穿对方的胸膛,还要将他劈成两段!

    但让他错愕的是。

    那带着无匹杀意的长剑,在距离对方胸口三公分位置,忽然停下了!

    停的是那么措不及防,让他心慌。

    就好像一头以时速两百公里狂奔的老母猪忽然一个急停,结果却真的停住了,一点都不符合惯性法则,给人一种特别不真实的感觉。

    直到下一秒,他才知道造成这一切的元凶,竟是两根手指。

    手指修长有力,稳稳钳制住剑身,长剑就像被老虎钳夹住的火腿肠,再无法寸进哪怕一丝。

    这特么是什么牌子的老虎钳?

    沐长青愣住了。

    几千名修炼者也愣住了。

    徐乐伸手一捞,直接把长剑夺了过来,另一手就像抓小鸡仔一样,掐着沐长青的脖子就给拎了起来,稍稍一用力。

    “咔嚓!”

    沐长青脖子一歪,直接断了气。

    徐乐把死狗一样的沐长青丢在地上,连看都没再看一眼,对众人解释:“不好意思,刚才他要杀我,有点紧张,不小心防卫过当了。”

    众人:“……”

    徐乐游目四顾,礼貌地问道:“下一位该谁了?”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