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百鬼众魅图 > 第一百零八章 此生能否试一试?
    “最后,我赌赢了。”

    柯小七的这句话说得很清淡,可眉角之间难以抑制地流露出浓浓的幸福感。

    她缓缓走到床边坐下,身子前倾轻轻摩挲着左锐泽颇有棱角的面庞,凝视片刻才坐正,双手仍然紧紧握住他放于身侧的手掌。

    “其实,如果仔细想想,我是很傻的……我为了验证这份感情的纯度,为了让给自己一些力量去反抗那个姓刘的,当时故意将一个攸关生死的秘密展示给锐泽。如果,他那时不够怜惜我的话,这个秘密会让我以及许多人身陷囹圄,即使我是被迫的。”柯小七捧起左锐泽的右手,轻轻吻了一下。

    如果真是这样,那盘人类的肝脏就是故意放置在冰箱中,等着左锐泽去发现的。哪怕左锐泽没有因为肚子饿自己去翻冰箱,也会被柯小七找理由让他看到。

    齐子桓一半心神放在另一个房间,他控制小纸人小心避开地上的血泊,沿着墙边的不锈钢架子,跳跃到病床上,细细研究那一具不再完整的尸体。

    尸体身高将近一米七,有些胖,加上身体和手臂上的黝黑肤色,哪怕现在脸皮已被整块剥离,仍可基本断定死者就是老刘。

    也只有老刘,才值得柯小七这么下力气的切割出这么多花样。

    这不仅仅是杀人了,而是一个女人对十多年来所受折磨和羞辱的复仇。

    纸人倒不嫌脏,在血肉模糊的身体上攀爬挪动,从各个角度观察着。可以看出,柯小七下刀确实十分利落,无论是剥皮还是切割器官,伤口都是平滑整齐,丝毫没有破坏其它部位。

    透过没有心脏的胸腔缝隙,可以看到有一段脊椎已被切断。

    另一边的齐子桓偷偷吸了口凉气。

    这段脊椎的位置很微妙,既能保证老刘几乎全身瘫痪不能动弹,又不会像破坏颈椎一样造成呼吸系统的破坏。

    简而言之,就是老刘在整个过程中都是活着的,眼睁睁地看着那黑炳银刃的小刀一次次切在自己身上,直到最后失血而死。

    “那一次,锐泽以为我是睡着的,但怎么可能,我一直在装睡,紧张地等待揭晓答案的那一刻。终于,锐泽看到了我的秘密,他经过最初的震惊和恐惧之后,并没有如我预想的那样偷偷逃走甚至立刻拿出手机报警。他呆立了很久,最后还是转过身来,慢慢地向我走来,将我揽在怀里。我跟他都是全身冰冷,不住颤抖……可是我们还是紧紧相拥在一起。”

    柯小七温柔地述说着,将齐子桓的注意力又拉了回来。

    “咳咳。”齐子桓假咳两声,打断了柯小七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回忆,“可是你还是没说,你为什么会用刀用得这么好。”

    柯小七话说至此,似乎也无心隐瞒,轻轻说道:“在以前,有一些职业是赚死人钱的行当,又称捞阴门的。不知你是否听说过,其中最有名的有四个职业,市井称为‘四阴门’。”

    “我知道,老话中有这么一句顺口溜‘刽子手的刀,墙上挂;仵作的眼睛,看得见;扎纸匠的手艺,活又现;二皮匠的针线,走皮面’。这就是‘四阴门’,对不对?”齐子桓很顺畅地接上话头。

    柯小七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眼睛一转想起了什么,释然道:“对对,你当然知道。是我忘记了,锐泽曾经告诉过我,你是做殡葬生意的,而且扎纸人的手艺也很好。”

    她顿了一下,才接着说:“而我祖上也是四阴门之一。”

    刀,神秘神龛,诡异的提刀神像……

    “你祖辈是干侩子手这行的?”齐子桓顿时反应过来了。

    “没错,从我太爷爷开始往上数,家中辈辈都有人做侩子手。其实侩子手是个精细活,你想想看,里三圈外三圈的被人围着观看,上头还坐着监斩的官员,跪在地上的人犯也不一定就老实安静,你这一刀下去若有丝毫的偏差,只砍断了一半,徒让人犯受苦遭了罪孽不说,你也会轻则被人唾骂,重则被官府治罪。”

    “所以,你家的家传手艺很厉害?”

    柯小七昂着头,很是骄傲的说:“直到我太爷爷,我家人一直都是当地最有名的侩子手,只有非常重要的犯人才会被请去出手。”

    “不是,道理我都懂,可侩子手通常用的都是鬼头大刀,分量极沉,和你这擅用手术刀一般的小刀有何关联?”齐子桓仍是不解。

    柯小七嘴角浮出一个微笑,继续说:“我说过,我家的手艺是当地最好的。普通的侩子手,熟练之后一口烈酒喷在刀上,一刀下去身首分离并不是难事。而我家先人,可是能够接凌迟的红差,这已不是简简单单让人去死那么简单,而是……”

    “而是让人生死不能。”

    “没错,凌迟也分了档次,一般人也只能做‘十六刀’或者‘三十二刀’,通常是从胸口开始,再是二头肌,手筋,足筋,大腿,膝盖……最后枭首。”柯小七带着恶趣味地一个个列数下刀部位,每说道一处,便看向齐子桓的此处。

    齐子桓第一次面对普通人而被对方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毛。

    “这些其实都是小术,凌迟中最高的境界就是‘鱼鳞剐’。将人犯衣服剥净,用渔网紧紧勒在身上,使他的皮肉块块凸现于网眼之外,刽子手再拿一柄极薄极利之刀,细细脔割,至死方休。在整个过程中,人犯虽然皮肉殆尽,但呼吸尚存,甚至骨架之间心脏仍会微微跳动。”

    “你学的就是这种?”

    “据说明朝末年的大宦官刘瑾被生生切了三天,一共3357刀,最后才咽气死去。我太爷爷没有这种水平,但一千多刀还是没有问题的。”柯小七的眼睛越说越亮,“而我,估计能够让人承受七百刀而不死吧。”

    她舔了舔鲜红的嘴唇。

    “只可惜,这辈子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可以让我试上一次。”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