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八零符娘小军嫂 > 155 孩子
    到院子里蹲在抽烟,这种行为让袁铭突然意识到,自己受了那些战友影响了,这完全是一副挫败者的姿态,岳父和岳母那屋里的灯已经关了,却还是能听到他们夫妇说话的声音,想起妻子说道的,自己离开之后,岳母拿着筷子为自己捡烟头善后,心里就有点发虚,自己虽然有许多地方都让着媳妇,比如媳妇是迷信活动,比如媳妇的封建思想,可是自己的媳妇和岳父一家,又何尝不是在隐忍着自己呢!他觉得自己对于婚姻生活有了一层新的了悟。

    虽然是无心偷听的,但还是听到了岳父岳母说的话,只听岳父说道,

    “女婿要带的东西准备好了吗?你明天去找人定一只羊,烧羊腿和他带上,咱们在家里吃羊肉汤。红烧羊肉。”

    周淑静说道,“我上次去没有买成,现在虽然看的不严格了,可是买的多了,还是不行的。我明天去试试,要是没有羊,买些牛肉回来也成。女婿不是说要牛肉酱的吗?”

    “肯定是学校里吃的不好,不然要酱做什么?还不是为了下饭吃的。”

    断断续续的谈话声,让袁铭听着很是受用,在这个家里,他也如同文桃一样被疼爱着,这是他所做的一切,得到了岳父和岳母的认同,他的努力和隐忍,让他换来了难得的亲情,但是,这是世界上,那里会有无缘无故的爱呢?仔细的分析起来,哪怕是给了他生命的父母,对他都未必有什么爱。反而是他对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他发自内心,愿意让步隐忍,实际上,他也从来都没有发觉自己能忍下这么多。今天仔细想来才发现。不过,他也不觉得多委屈,反而觉得很幸福,这样的生活,他很庆幸,如何孔悠然结婚,固然不会有这样的烦恼,但是幸福的感觉,也觉得不可能有。

    还是得回去,媳妇明知道年龄不够,那为什么还要这么早结婚,晚上一年多,他这里也不会能会有变,媳妇那么聪明,又善查人心,能预知前路,为什么还会如此选择,他要问清楚。

    文桃已经躺下了,明天有事,她自然要早点休息,不过,还没有入睡,她很清楚,丈夫还有事情没有问清楚。果然,没多久,他就回来了,一边脱外衣,一边问道,

    “是不是有什么原因?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吗?如果我们推迟婚前婚期的话,会如何?”

    文桃转过身,仰着躺下来,对袁铭说道,“以我的命理来说,早婚才能有孩子,我不想遗憾,一个女人总要有自己的孩子才算是圆满。而且我也看到了,未来可能会限制生孩子。我那个时候想生一个,也没有什么选择,哪怕这个孩子的命数会不好,可能会是逆子,我也没有别的选择。另外,那个时候,我修炼进展迅速,如果我的修为提升,就更不容易受孕了,而且不管是对我来说,还是对孩子来说,都有生命危险。早婚和不孕,你让我怎么选?”

    袁铭明白了,若是这个原因的话,他还是能够接受的。不过这个消息还是得好好的消化一下。文桃睡的迷迷糊糊的,还是得回答丈夫的问题,

    “这次如果不生的,我们就再也没有女儿了是吗?”

    “是,你们部队允许有特例吗?”文桃好困,

    过了没一会儿,袁铭又说道,“你事先知道我们会有几个孩子吗?”

    “不知道!”

    “为什么?你预感不是很灵的吗?你和你爸爸不都是会算卦的吗?”

    “婚姻、寿命、子嗣,就是别人问,也是不会给算的,这都是有变数的。”

    想了下,袁铭忍不住又问道,“那这次的事情,你是算卦了,还是预感到的。”

    “不是说了吗?在自己身上算是不好的。这次是用法术,用脑子,明白了吗?动动脑子,不要事事依靠我还不好?……”

    袁铭气的要反驳,可是猛然发现,似乎是头一次听见媳妇如此无礼的和自己说话,这感觉不错,于是过了一会儿,看文桃好像是睡熟了,又小声的问道,

    “文桃,你喜欢我吗?”

    “喜欢……”

    “你爱我吗?”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劲,得说明白了,问道,“你爱袁铭吗?”

    “应该的……”

    这叫什么回答?是爱的意思吗?可是,却是因为是她的丈夫,所以才爱的吗?总归还是好的答案,可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袁铭纠结了一个晚上。不过也同意了,这件事情,由文桃去处理,不过,只要文桃没事就可以了,其他的他都不在乎。以他对文桃的了解,应该不会有问题。第二天离开前,他嘱咐了又嘱咐,甚至要把自己的哥们叫来给文桃助阵,别文桃坚定的拒绝了,说是为了以后袁铭能有一群单纯不怕他的朋友,关于她媳妇的能耐,还是别对那些人说的好。顺便也透露了,这才和孔家的人谈判,有麻烦的只有一个人,也就是孔悠然,但是孔家的其他人,若是想还有孩子,想让自己已经死去的孩子有个好出路,就不敢得罪她。如此,袁铭才算是放心。

    临走之前,还教育了两个儿子一番,并且恐吓他们,若是不听话,直接放到部队去,再也没有好吃的,见不到妈妈和外公、外婆,和他一样,几个月见一次家人,这一招过人不错。两个小子被吓到了。

    等袁铭的身影一消失在胡同口,两个小子都呼出一口气,“可算走了,是吧?”

    “是啊!”

    “是啊!”

    袁浩初和袁仲琰相互看了一眼,不是对方说的,这才意识到,完蛋了,果然,身后妈妈的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看外公和外婆一脸同情,却又没有办法帮忙,显示出的愧疚,顿时觉得不好了。

    以不亲生夫,不敬至亲的不孝行为为名,两个臭小子被罚在家抄写《孝经》,用毛笔。并且,文桃还让父母监督着,等自己回来了,两个孩子如果还是没有抄完。其实,文桃不过是想办法拘住两个小家伙,自己出门,又担心他们出事,所以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处理。告诉父母,自己要出去谈判,怕有人不长眼找上来,所以不管出了什么事情,家里的大门不能开,更是不能让两个孩子出去。父母这才算是答应了。

    孔悠然有什么依仗?最大的依仗还是她的家人,她的家族,在她的保姆为了她死掉之后,文桃最担心的是,那个死掉的保姆给她留下了什么阴毒的东西。孔悠然的目的是什么?要获得文桃现在所拥有的丈夫、孩子。但绝对不是文桃生的孩子。所以她和她的孩子都得死。这也是为了避免将来有一天袁铭会反悔,甚至会分心到他们身上。另外一点就是希望利用部队,也就是袁铭最在意的事业,逼迫袁铭放弃婚姻。但若是没有家人的支持,别说嫁给袁铭,她自己的后半辈子的都成问题了。

    文桃在昨天就让身边的小鬼帮自己送了八张请帖出去,见面的地方就选在了城隍庙附近的一家小饭店里。文桃已经事先去过了一趟,和那里的店长约好了,第二天下午不要营业,并且不需要任何人来上班,只要准备好大厅的桌椅,就可以了。

    文桃,对于孔家人来说,虽然不能说是如雷贯耳,但也觉得不是记不住的名字。但是,除了孔悠然的父母、伯父、叔父几家的孩子知道之外,却没有什么交集,他们熟悉的是袁铭,毕竟算是一个军区大院出来的。但是,孔悠然被退婚这事情,他们知道,也很气愤,但事情都过了这么久了,那小子当初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再说自家的女儿也不过是名义上离婚,他们根本没有夫妻之实,只要不是有心人牵强附会,也不算什么。但这个女人找自己是为什么?

    孔家的人都是有身份地位的,即使是在这样一个电话还不发达的社会,却都是家家都有安装电话的,而且,这请柬上写的名字也很有意思,不是各家的能做主说话的长辈,而是孔悠然的堂姐妹和他们的丈夫,表姐妹和他们的丈夫,还有哥哥、堂兄、表兄,这就有点意思了。

    而像是似乎已经料到了来的人会格外的多一样,这个小店倒是准备了足够的椅子。围成一圈,如果中间放上一个大的椭圆型桌子,就变成了会议室了。来的人会多,也不奇怪,首先,文桃邀请的人太弱,都是小辈儿的,显然令人诧异。其次,在所有人的请柬上都写了一句话,让你们不要留下终生的遗憾。最后,所有人都很气愤,这个女人在抢了孔悠然的丈夫之后,还想闹腾什么?虽然最大的几位长辈没有出面,也就是孔悠然的父母和爷爷奶奶没有出现,但是伯伯、叔叔可都是全家到齐了。

    文桃是最后出现的,事实上,她早就到了,等到齐了,她才出现在大厅,并且让店长先离开,一个小时之后回来。

    孔悠然的大伯母是来人中年纪最大的,也是最有权威的,看到文桃出现,和大家一样,先是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下这个漂亮的女人,不得不说虽然她大着肚子,但是这脸和这身做派,的确不像是普通的村姑,但是她的穿着打扮虽然有些古旧,但不得不说,她的衣服质地优良,而且样式也很适合她。一头青丝挽成发髻,反而显出拿着秀美的瓜子脸更漂亮了。这女人举手投足偷着文雅,听说是大学生,看来真的不是一般人,即使她一个女人都挪不开眼睛,更何况是男人们了。袁铭变心,被她吸引,似乎也是正常的,孔悠然虽然够漂亮,但和眼前的女人相比,就是少了点吸引人的魅力。不过,眼前的女人是敌非友,

    “你就是文桃?这么大张旗鼓的请我们过来,是为了什么?”

    文桃坐了下来,一扫众人,发现目光都不是很友善,而最不友善的,还是那个孔悠然,没有想到,她会再一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没有证据?哼!

    “今天来这里,是因为一些孩子。我家本来就是学习阴阳五行的,对于这些别人看来很诡异离奇的事情,也算是很了解。前几天,有一群小鬼出现在我家。还好,我有机会破了这些控制小鬼的术法……”

    “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请我们来,就是为了炫耀这些的吗?”孔悠然大声的说道,显然,她比任何人都心里有数,

    另外一个女人也说道,“是啊!你请我们来,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遗憾?”这个女人,应该是孔悠然的表姐了。

    文桃笑着说道,“我收了那七个小鬼,发现这七个小鬼实际上都是胎死腹中的可怜孩子,而且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与施法者,有血缘关系。我不明白,但也可怜这些孩子,我就要送走这些孩子了,总要了解他们的心结,让他们看到自己的父母,也让他们的父母,见到他们长大之后的样子。”

    下面的人议论纷纷,其中一个是孔悠然的嫂子,大声的说道,“你在说什么鬼话?”

    文桃看着她,这个女人是一个人来的,她的丈夫不在,以文桃的了解,她的丈夫就是孔悠然的哥哥,也是袁铭的好友,年纪比袁铭大,结婚比袁铭早,文桃笑着对她说道,

    “看你的面相,你应该有一儿一女,但是你的儿子流产了,你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这无所谓,难道你不想见见你的儿子吗?”文桃说着,左手伸出来,摊开手掌,手上放着一个玉瓶子,文桃打开瓶子,几缕黑烟以人眼科见的情形下飘出去了,去寻着他们各自的父母。看着这样一幕的孔悠然彻底的失去了理智,她没有想到文桃会这样,也不敢相信,她眼前所看到的一个个白嫩可爱的孩子,落日的余晖悠哉,映衬在孩子可爱的脸上,添加一缕金色,每一个孩子都长得非常想他们的父母,说着只有他们父母才知道的话,漂亮可爱的孩子,寻找着亲情,孔悠然已经相到了结局,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