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沙龙国际 > 临时监护人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了不起的男朋友
    【请稍候再阅读,实际是6000+的,余下的马上补,这样可以算是送了800+】

    西九条琉璃坐在桌前写着申请书,希望可以接替突发急病的一位警部负责刑事案子。她实在不想每天处理一些购买节能灯、复印纸之类的杂事了——她目前最大的权限就是监管警员食堂,简直算是毫无屁用,这让她郁闷到了极点。

    她现在肚子里面怀着小宝宝,七个多月后她就必须休产假,到时想上班都不行了,警员工会绝对不会同意的——警员工会好不容易才替女性警员争取了五个月的产假及一年半的喂奶时间,要是西九条琉璃刚生完孩子就跑回来上班,再次开了恶劣的先例,破坏了他们过去的努力,他们能把西九条琉璃告上法庭。

    所以,西九条琉璃要趁着还能工作,尽量弥补未来的损失。

    她写好了申请,几次修改后还是觉得不太满意,觉得不够情真意切,但抬腕看了看表,剑眉轻扬,眼中怨气一闪而过。

    那家伙快要跑来了,真是麻烦!

    吉原直人现在不是每天看望西九条琉璃,而是定时看望她,一天要跑来警务署四五次,恨不能拿个漏斗像填鸭子一样喂她,一派小意殷勤体贴。

    而西九条琉璃也并不是个好演员,在吉原直人面前装了三四天的柔弱准妈妈范儿已经有些受不了了,真想一拳打死他算了。

    果然,西九条琉璃看放下表,走廊里就隐隐传来了问候声、说笑声,片刻后吉原直人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保温桶、便当盒子、水果袋子乱七八糟一大堆,笑眯眯道:“琉璃,我带了汤来,喝一点吧!”

    西九条琉璃想挤个笑脸出来,但没成功,心中烦燥,感觉未来七个月没想象中那么好熬——还不到一周时间这家伙出入警务署已然如入无人之境,更和不少警员打成一片,各种称兄道弟。据说晚上送了自己回家,便会跑回来请众人出去聚餐、喝酒,甚至还会给值夜班的人订高级咖啡、订豪华外卖。

    同时一场SPM投资和八指本警务署的相亲联谊会举行在即,时间就定在了这个周末,不少大龄警员都很是期待。

    而且警务署里新添的十几台咖啡机好像也是这个家伙捐的,真是为了能方便找自己无所不用之极。

    虽然自己因此少见的受到了欢迎,还成为了未婚女警员的羡慕对象,算是受益方,但他为自己做了这么多,为什么自己还是不开心呢?

    西九条琉璃心里转着念头,只是淡淡看了吉原直人一眼便又低下了头,斟酌着修改了申请书中的几个词。吉原直人不以为怪,以为她心情不好——孕妇嘛,可以理解——自行将保温桶、便当盒放到了西九条琉璃旁边的小餐桌上。

    是的,他运了一张餐桌来摆在这儿,而这个办公室里的人就像瞎了一样没看到,仿若这里本来就该有一张供进餐使用的桌子。

    吉原直人甩了甩手,先取出了一盒巧克力去了另一张办公桌,递给后面的一个二十六七岁的便装女警员,低头客气道:“又来给你添麻烦了,律子桑。”

    文山律子相貌普通,身材略胖,不过挺白净的,但脸颊上有几粒小雀斑,这让她看起来俏皮了不少。

    她略带羡慕的看了沉默不作声的西九条琉璃一眼,伸手就要推拒——每天吉原直人都要给她带礼物,她都有些不好意思再收了。

    这种超级好男人自己怎么就碰不上呢?

    吉原直人抢在她前面挤了挤眼,小声笑道:“看一眼再说。”

    文山律子迟疑了一下掀开了盒子,发现里面是一颗颗锡纸包着的巧克力球,而上面叠着缩印的文件。她困惑翻看了一下,顿时脸孔猛然涨红了。

    这是周末联谊会的资料,只是摸到的第一张就让她有些心动了。看照片是个帅哥,名校毕业,年收入极好,未来发展潜力强,甚至连个人喜好都有,要是先看了肯定可以在联谊会上有的放矢,大占优势。

    她想看,无法拒绝这份礼物了,立刻投桃报李,小声说着谢谢接过了巧克力盒子,然后“肚子一疼”道歉一声便要去洗手间。

    她出了门还细心给吉原直人他们带上了门,最后看了西九条琉璃一眼,心中更羡慕了——真是好幸运的人啊,家世好,长相漂亮,身材棒,找的男朋友更是超级温柔体贴,性格极好。明明是身家百亿以上的投资公司会长,却对警务署里所有人无论警衔高低都客客气气,连刚入行的小巡查都不例外,更是隔几个小时就亲自跑来对女朋友嘘寒问暖,给孕期的女朋友补充营养,一片深情让人想嫉妒都嫉妒不起来了!

    而且,大家明知道他这样做只是为了让有身孕的女朋友好过一些才讨好自己这些人的,但却讨厌不起来,反而更感羡慕了——了不起的男友呢!

    以前还以为都市童话故事都是瞎编的,现在看看原来真有其事啊,世界上真有完美的男朋友。

    内务副部长真是好幸运,要是自己能有这样一个男朋友,愿意少活二十年!

    文山律子心中遐思了片刻,代入西九条琉璃体验了一下无限被人宠溺的感觉,但马上切断了这不切实际的念头,选择了更实际的——短时间内是不能回办公室了,那去哪里摸鱼看资料呢?必须好好挑选三五个,认真研究一下,说不定明年这会儿也有一个这么好的男人对自己嘘寒问暖了。

    她脸色更红了,眼睛中出现了对未来幸福的期待。

    对了!

    她摸出了手机一边走着一边发邮件,通知这办公室另一个外出办事的警员妹子来一起分享巧克力和资料——给这对幸福的情侣一些私人空间吧,人家男朋友都做到这地步了,怎么忍心拒绝?要是耽误了工作晚上留下加班便可以了!

    她顺着走廊走了,准备至少留四十分钟的时间出来。

    吉原直人成功清了场,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他和西九条琉璃两个人了。他取了消毒过的碗筷汤勺,又拧开了保温桶,顿时一股浓浓香气扑面而来。他盛了一碗,小心放到了餐桌上,又打开了一个便当盒,里面是烤得发干的干馒头片,还有一些干果。

    又再开了两个便当盒,里面是各色小菜,酸甜苦辣都有。

    最后他将椅子摆正,恭请西九条琉璃用餐,而西九条琉璃不敢不吃。如果不吃,吉原直人就不会走,汤菜之类的凉了他还会捧着食物招摇过市,去警员休息室用微波炉重新加热,然后再回来恭请,绝对不嫌半点麻烦。

    西九条琉璃无奈坐下了,吉原直人拿出了餐巾给她细心围在领口,免得呕吐起来或是汤水弄脏了职装不好清理,同时柔声问道:“这是我专门去唐人街订的鸽子补身汤,对孕妇很有好处,对孩子也好,你尝尝能不能喝下去?”

    他又推了推一个黑漆便当盒,“要是没胃口,用干馒头片蘸汤吃,多少吃一点……要不要先吃点清口的小菜,那样说不定胃口能开一些。”

    他将汤勺塞到了西九条琉璃手里,像是对待智障儿童一样伺候她,再次婆婆妈妈说道:“早上的蜂蜜有没有坚持喝?我弄到一些蜂王浆放到你车后备箱里了,晚上记得拿到屋里去,以后每天吃一勺,不要停。”

    蜂蜜西九条琉璃有喝,她不高兴是不高兴吉原直人又不是不想孩子好,而且蜂蜜确实有点效用,她孕吐轻多了,但还是有些不想吃东西。

    目前西九条琉璃是早餐、十点餐、午餐、下午餐、晚餐、夜宵这样吃饭的,而且中间还夹有梅子干之类的零嘴,吉原直人负责第二、三、四这三餐——她其实夜里有时会起来喝点牛奶吃根香蕉,但她没敢和吉原直人说,担心他夜里爬墙去她床边伺候。

    西九条琉璃环视了一下餐桌,又低头看了看胸前雪白的餐巾,再看看吉原直人还在一边从袋子里掏着水果之类的东西,顿时心头更是郁闷——以前从没这么关心过自己,现在有了孩子倒摆出了一脸五好男友的架式了,真是可恶!

    但……

    她是答应过在孩子出生前让吉原直人尽力的,不好说话不算数,免得给他将来闹事的借口,便挑了一块干馒头片闻了闻,这个倒不会觉得恶心,蘸了一点汤放到嘴里嚼着,软软的意外感觉味道竟然不错。

    话说被这家伙这么伺候着,这几天感觉吃得确实也多了,身体也确实感受好受了一些。

    吉原直人也在观察西九条琉璃的脸色,见她能吃得下去松了一大口气——还行,而且脸上也有点血色了,这几天辛苦没白费,不过周末还得带她再去做做检查,以防万一。

    嗯,又喝了一口,看样子这菜能行,以后把鸽子汤也加入每周菜单当中。

    西九条琉璃见吉原直人死盯着自己,勉强给了他一笑,用汤勺挑了挑没动肉,而是选了一块山药小口吹着,吉原直人见状连忙又拿出了一把汤勺,想给西九条琉璃再挑几块山药出来,但刚把汤勺伸进她碗里,便见西九条琉璃冷冷望了过来。

    他无奈一笑,又老实了,坐到了一旁,笑道:“别生气,你自己吃,自己吃,我不多管闲事。”

    西九条琉璃又重新低下了头,一边呼着气一边说道:“我这几天身体好多了……”

    “这是好消息!”

    “嗯,所以……你不要总过来了,我会多带一些零食,饿不到孩子。你总这样对我风评不好。”

    吉原直人有些奇怪问道:“有人在背后说你了?”东瀛人很在意别人的评价,在这方面有些病态的执着劲儿,不可不防,要是影响到她的心情就不好了。

    西九条琉璃沉默了一会儿,摇头道:“没有。”最后所有人都对她很亲热,这是以前她这种拖拉机组头从来没享受过的待遇。

    “那你上司有暗示什么吗?”

    西九条琉璃憋了会儿气道:“没有。”

    “那担心什么,身体重要!”吉原直人也觉得不该有,上上下下他都打点好了——他拉了八指本警署的头目加入了SPM投资的基金,像征性收一点手续费带着他们赚钱,预期收益还是比较可观的,而且绝对不违法。

    再加上所有人都当他是西九条琉璃的男朋友,不算外人,比较容易取信众人,而西九条琉璃就算现在是失败者的身份那也还是职业组的一员,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各方面还是多少要给些面子的,一切都很顺利——他能在警署里自由出入就是明证。

    确实没理由会有人反对自己总是跑来这儿的。

    西九条琉璃没什么话而说了,嚼着干馒头想了想,又问道:“你一天过来好几次,又要准备这么多东西,你的事情怎么办?”

    “我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吉原直人望向了西九条琉璃的小腹,一脸温柔——所有的父母对第一个孩子都会格外看重,这代表着成为了父母的喜悦,他也不例外。

    再说了这些食物又不是他做的,他也做不了,都是四处订购的,比如这十点餐里的鸽子汤就是昨天订的,熬了整整一夜,而且他也不是什么有节操的玩意儿,SPM投资那么多人,他随手抓几个来用轻轻松松,甚至被抓来当苦力跑腿的人还挺高兴。

    至于雅库扎想入股SPM投资的事儿,他已经通过政治掮客联系到了当前第一在野党,双方协商好了只要能摆平了这件事,今年SPM投资里的15%收益会成为对该党派的政治献金。

    反正不着急,他已经通过SPM投资向乃木屋商社回函拒绝换股了,就等着和山下组里某个干部碰头,大家讲讲数了。

    反正星野菜菜说了,宁可毁了SPM投资,也不向对方屈服——她和户布织挺谈得来的,也有些舍不得那个知识产权债券计划,但也绝对不会和伊库扎那种败类同流合污,能愿意交政治献金当保护费已经是她最大的让步了。

    再不行,依她的小脾气,她宁愿和山下组两败俱伤。

    所以吉原直人也不着急,先等着和山下组谈谈再说,到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看情况再处理,没什么可担心的。

    至于其余时间,反正他也不懂经营,SPM投资有户布织带着管理团队操持,他大可把时间花在照顾西九条琉璃上——坚决不能让西九条琉璃自己一个人把孩子生了,不然这孩子可就真归她了。

    见吉原直人油盐不进,西九条琉璃更烦了,照顾她能接受,但这种狗皮膏药式的让她想把勺子插进吉原直人眼窝里去。

    她一烦就有些吃不下去了,干呕了一声。吉原直人一惊,连忙上前轻拍她后背,拿着早就准备好的盒子接呕吐物。

    西九条琉璃已经越来越装不下去了,猛然一把打开了他的手,怒道:“离我远点!”

    “好,好!”吉原直人表现得十分温顺,笑着将盒子摆在她面前,退远了一些,“别生气,书上说了,你要保持心态平和……现在你说了算,我少来,我少来!”

    西九条琉璃听着这没有半点诚意的回答,感觉一阵无力——这男人脸皮厚如野猪皮,挨了骂也不会生气,打又打不过他,报警抓他更是搞笑,而向法庭申请限制令让他远离自己,那就完全撕破脸了,他这种人肯定能憋出一肚子坏水,防不胜防。

    对了,还有孩子,生气对孩子不好,不能和他生气,不能和他生气……琉璃,只是七个月而已,坚持下来!

    西九条琉璃平复了一下心情,拿起筷子挑了点酸酸的小菜放到了口中,然后虾油、小黄瓜和米醋混在一起的奇异口感迅速征服了她的舌头,竟然满口生鲜,而怒火更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莫名其妙又没了。

    好好吃,这滋味真好,以前自己怎么没发现过这种小菜?

    她突然觉得有了些胃口,又摸起了一块干馒头片——这种细细烘过的馒头片脆脆的,略有些焦苦味,竟然意外的好吃,比前几天吃过的面包片要强好多。

    这个男人不知道从哪里搜罗了这些东西来,不提花了多少钱,只提时间精力和心思,那一般的男友和准爸爸能不能付出?

    这男人是真用了心的!只是可惜不肯娶自己,要是肯娶,自己也愿意对他很好……

    吉原直人看西九条琉璃继续吃了起来,喜上眉稍,完全看不出刚被人骂过。不错,今天比昨天要好,吃得更多了,可见今天这大师傅是有手艺的,回头去套套近乎,一定要让他拿出全部本事来。

    他不想破坏了西九条琉璃难得的胃口,不敢再靠过去,便倚在办公桌上看她吃。偶然间一转头,看到了西九条琉璃正写的申请书,惊讶道:“你想调回一线去工作?”

    西九条琉璃沉默了一会儿,淡淡问道:“你反对吗?”

    “当然!”吉原直人毫不犹豫。

    八本指警务署就在新宿旁边,而新宿鱼龙混杂,是东京都的刑事案件高发区域。遇到刑事案件免不了要出现场,不是血淋淋就是肮脏的要命,绝对不是胎教的好地方。

    而且刑事警不但脏,还十分累,遇到了催逼紧了的案子,想保证睡眠纯属开玩笑。更何况也比较危险,万一哪个歹徒疑犯之类的反抗给西九条琉璃来这么一脚,顶她那么一下,把孩子弄没了,就算回头将那家伙大卸八块了又有什么用?

    西九条琉璃明白他在想什么,心中怒火又起——只想着孩子,那我呢?

    她冷冷道:“反对无效,我会尽力争取的!”

    她现在的心情易怒,心起高低起伏简直无法预测,属于狂暴型的孕妇,和抑郁型的孕妇并称孕妇界两大难缠——一个突然生气,伸手就要打人,张嘴就要骂人,不给打骂就火气更大;另一个整日哭哭啼啼,担心个不休,严重都会出现自杀的情况,需要专人陪伴细心开导。

    吉原直人看她又生气了,但毫无办法——对方肚子里装着他儿子女儿,真是打不能打骂不能骂,还要保证她心情舒畅。

    摊上这样的孩子妈,属于噩梦级难度,没两把刷子的话,没等孩子生出来老公先抑郁了。

    他不敢和西九条琉璃硬顶,放柔了声音劝说道:“现在不是特殊情况吗?琉璃,咱们一切以孩子为重,等孩子生了,你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我绝不干涉!”

    “你凭什么干涉我?!你原本就没权利干涉我!”

    “有话好好说,生什么气啊……”

    西九条琉璃也觉得自己太激动了,双手合拢在小腹,稳了稳神说道:“我能照顾好我自己,也能应付工作……做为女性,有了孩子,天生就要耽误很多时间,而我耽误不起——我今年就该升警视了,要没成绩依我的情况根本升不了了,落后这一步你知道对我职业生涯有多大影响吗?!”

    “那想别的办法补回来,你要分清什么最重要!”西九条琉璃现在情况特殊,吉原直人一般小事愿意顺着她,但这个不行。

    这不是开玩笑嘛!

    西九条琉璃脸色阴了下来,靠到椅背上毫不示弱的望着吉原直人,摆明了不想听话——你这种王八蛋凭什么说不同意?

    而吉原直人也不肯退让,一时之间,室内寂静无声,两个各自有着主意和打算的男女视线交错在一起,眼睛一眨也不眨,仿佛谁先错开了视线便要选择向对方低头一样。

    他们两个,谁都不想低头。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