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四十九章主屋三楼上的调查十七
    颜慕恒继续提问:“除了时间问题之外,你们有没有发现,日记中提到上三楼送饭的有女仆和管家先生,当时诡谲屋中除了婆婆之外,还有一个外聘女仆,也就是文玉雅女士。那么日记中所说上楼送饭的女仆究竟是谁呢?”

    “婆婆,我接下来说的话只是猜测,您不要生气。”颜慕恒同厨娘打了声招呼之后,才接着往下说:“我认为这个女仆不太可能是文女士,理由大家应该都可以想到,文女士对于安泽来说是一个外来者,安泽不可能让一个外来者接触女儿。所以我更倾向于上楼送饭的女仆是厨娘婆婆您。”

    “婆婆,我们始终认为,你不可能是凶手,”柳桥蒲插嘴说:“也许你跟着管家先生进钟楼,以及否认过去曾经上三楼都有难言之隐。但是,请你明白,现在是在调查凶杀案,无论你有任何难言之隐,都要对我们说实话。文曼曼说他小时候看到过缠着女仆制服的你上三楼,我觉得有这个可能性。”

    “你自己也承认过,当时是你和安泽一起在管理诡谲屋,过去的日记是不会说谎的,现在,婆婆,你可以再跟我们详细说一说吗?”也许是不想让厨娘的情绪太过于激动,照顾到她的身体,柳桥蒲说话的语气非常轻缓含蓄,最后一句也是在询问,而非质问。

    可是厨娘婆婆开口所说的话却让老刑警有些失望,婆婆说:“柳先生,我并非想要隐瞒你们,也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我真的没有上过三楼,一直都没有。而且,我还能确定的说,小于(现在死亡的管家先生)是在火灾之后才开始接手管理三楼的。以前也没有一个同安泽年龄相仿的管家先生。”

    ——

    在这里我要啰嗦一句,故事情节发展到现在,出现了很多‘小于’,我们也可以看出,于泽和于恰这两兄弟与诡谲屋的渊源颇深。这些来自于不同人口中的‘小于’,有的可能是指他们自己,有的可能是指他们的后代。

    总之,在这里归类一下:第一,厨娘婆婆口中的小于刚刚才提到过,是指与她相爱的小工人,也就是现在的管家先生,两个人的年龄相差了十几岁,婆婆的说法不太能让人信服。

    第二就是Eternal和颜慕恒口中曾经提到的小于,这个小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在情节中了,因为相关永恒之心的章节比较少。他们所指的有可能是另一个自己,因为两个人都是拥有双重人格的男孩,也就是某个人口中的蓝色‘明珠’。

    第三就是唐美雅身边的于恰,这个人是如何被关在诡谲屋地下岩洞里的,是谁绑架了他,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如果唐美雅所说的过去全部都是事实,那么于恰绝对是个好人。但是在之后的叙述中,15年前曾经曾经有一个与于恰相似的人在岩石地洞中活动过。这个人参与藏匿尸体,并同当时的中年女人一起策划了火灾。

    最后就是厨娘婆婆的儿子,他叫于恒,听名字的话,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伪装的颜慕恒,为什么颜慕恒要在诡谲屋中伪装,不露出真面目,也许他不想让自己参与调查的事让母亲知道?我们暂且不管这些,问题是厨娘到底有没有一个儿子,怖怖和其他人知道真相吗?还有,15年前的中年女人无论怎么想,也只有厨娘能够与之重合。那么厨娘是好是坏呢?

    ——

    回到之前的情节中,厨娘说的话并没有然柳桥蒲发火,也许是刚才中毒的原因,到了三楼之后,柳桥蒲的脾气收敛了不少,老爷子细细斟酌了一会儿,问文曼曼:“你还记得,当初看到的管家身高体型是什么样子的吗?”

    “当年我只有四五岁,印象十分模糊,只记得那个管家是个瘦高个子。”文曼曼回答。

    “那你怎么能确定管家与安泽的年龄差不多呢?”柳桥蒲继续问。

    “我出生在这座山上,四五岁之前见过的年长者只有房主人安泽,管家看上去也很老,所以我认为他和安泽年龄差不多。”

    “那么婆婆,当年你和小于初识的时候,他是一个什么样子?”

    “他很瘦,看上去比一般年轻人要老成一些。”婆婆回答说,似乎对年轻时候的管家先生印象有一些模糊了。

    厨娘说完,正等着柳桥蒲继续问下去,没想到老爷子一声不吭朝着背后使了个眼色,随即恽夜遥那落寞悲伤的声音就继续回荡在房间里。

    “我还记得,在火灾之前,就是我还能自由活动的那段日子,小工人和女仆的关系就很好了,我不知道那个小工人来自何方,也从来没有见过他,但是管家总是偷偷告诉我,小工人和女仆会在偏屋地下室见面,当时那个地方,父亲是绝对禁止我去地下室的。”

    “我也不知道那里究竟有什么,反正在书房里的时候,总觉得里面有脚步声。想来,就应该是女仆和小工人在约会吧。也许地下室的入口在别的地方,反正在书房里,我从来不知道该如何进入地下室。

    “那些一两年之前才发生的事情,现在想起来,仿佛过了几个世纪一样,当时我不觉得有什么开心,现在却觉得那时如同在天堂。父亲已经许久没有消息了,管家先生也不再上三楼来,我身边也只剩下了书和笔记本,其他的东西都被偷偷搬走了,是谁搬走的?我完全不知道。”

    “为什么……”

    “为什么要让我们听这些日记,你们想知道什么?”秦森突然站起身来吼道:“我们上三楼的目的是什么?找女主人?找线索?柳爷爷,你们能不能给一个明确的答复,要干什么,干完了就直接下楼,至于线索和日记,你们刑警直接找当事人单独谈不行吗?要我们不相关的人跟着一起担惊受怕,我不明白是什么道理!”

    因为太过于突然,恽夜遥被他吓了一跳,瞬间用惊愕的眼神看向秦森。

    秦森吼完,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他心事重重地想要坐下,却被柳桥蒲叫住了:“秦森,你们大部分人都和凶杀案有关系,我们现在无法下准确的定论。如果你有什么话要说,可以尽管说出来,但是,我希望你这种浪费时间的话还是少说一点,多想想过去发生了什么吧!”

    柳桥蒲的话非常严厉,而且意有所指,也不知道秦森听懂了没有,反正他的那张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尴尬无比。他的手心握紧,那里在楼梯间沾染上去的血迹,应该还没有擦干净。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