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沙龙国际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十六章 漂白之引蛇出洞
    昏昏暗暗的一天已经过去了,这一天的舞阴县城,显得格外的清净,贼兵入城,百姓纷纷关门闭户,不敢出门,大街小巷之中,人影都没有一个,仿佛一座死城。

    黑夜渐渐的降临,寒冬腊月的星空之下,这一座城倒是有些暗流潮涌起来了。

    城东。

    朱氏府邸,大宅之中,灯火通明,所有院落都清空下来了,变成了一个个的校场,这些校场之中,擂鼓鸣动,一个个青壮已经集合起来了,他们被发放了兵器,列阵待命。

    这个天下,之所以被誉为士族的天下,是因为士族掌控人口和土地,有青壮,有粮食,随时就能组建一支军队。

    “家主,县衙里面的黄巾军要出城了!”

    魁梧大汉朱通站在堂下,对着首位之上的朱湛,拱手的禀报:“他们征召了全城的推车,正在运粮,向着北城门而去,应该是准备返回蘑菇山了,要不我出兵拦截,毕竟这些粮草可都是我们舞阴县的粮草!”

    朱氏为首,舞阴城中各大家族都出兵,他们已经聚兵一千五百,武器精良,他很有把握能剿灭这一股黄巾贼。

    “运粮?”

    朱湛闻言,轻轻抚摸下颌的美髯,冷然一笑:“他们果然是缺粮了,不要去管他们,让他们继续去运,届时我们出兵,这些粮草会成为他们的累赘,会助我们一举歼灭他们!”

    “诺!”

    朱通闻言,顿时眸光一亮,点了点头。

    朱湛想了想,对着朱通询问:“如今县衙里面的情况如何?”

    “禀家主,县衙里面的情况暂时还不得而知!”

    朱通摇摇头:“他们的守卫太过森严,我们的人,根本无法靠近,所以还查探不到消息!”

    “那我们只能稍安勿躁!”

    朱湛沉住心神,低声的说道:“出兵之前,必须确认县衙里面的消息之后,蔡图不死,我等不出,蔡图若亡,兵马立刻出动,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不留一人!”

    这些黄巾贼不过只是流寇而已,就算让他们离开舞阴,这黑锅也不会背在他身上,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蔡图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他图谋舞阴县令的位置不是一天两天了,奈何蔡图强势,背后还有荆州蔡氏的支持,他即使是地头蛇,也不敢太过于压迫。

    现在利用黄巾军来干掉蔡图,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报!”

    这时候,大堂之外,一个响亮的声音响起。

    “进来!”

    朱通皱眉,低喝一声。

    一个穿着朱氏护卫服饰的青年走进来,拱手对着朱湛说道:“家主,门外有一个受伤的人请求要见你?”

    “何人?”朱湛微微眯眼,询问说道。

    这时候风头火势,全城戒严,突然有人受伤来找他,有点诡异。

    “他说是的县衙的功曹主事,是家主的部下!”

    “沈萧?”

    朱湛闻言,眸光微微一亮:“快,请他进来!”

    舞阴是一个大县城,万户以上,县衙之中,县令为秩千石的官,而县丞和县尉是秩四百石的官,皆会在朝廷人事档案之中的,由县令举荐,郡中委任,朝廷批准,才能生效,而三大官吏之下,就是主簿,主簿介于官和吏之间。

    而主簿之下,就是功曹,贼曹,各曹主事,这些都是吏而已。

    功曹主事沈萧可是他的得力部下。

    很快两个朱家护卫一左一右,搀着一个瘦瘦的中年走进来,这个中年左边的臂膀有刀伤,浑身衣袍血迹斑斑,面容苍白无比,他一进来就直接跪拜而下。

    “沈萧拜见县丞大人!”

    “子封,贼兵入城,舞阴遭祸,我心急如焚,担忧县尊大人的安慰,如今正想要召集城中有义之辈,召兵讨伐,见到你还活着,本官心中颇为庆幸也!”

    朱湛虎眸含泪,亲自走下来,谗起他。

    “萧惭愧,无颜面对县丞大人啊!”沈萧哭泣的说道:“那些乱贼屠戮县衙,吾只能独自求生,而县尊大人,主簿大人,他们已经皆然遇难,还请县丞大人出兵剿灭此等凶徒,为县尊大人他们报仇啊!”

    “什么?”

    朱湛浑身颤抖,牙齿咬着咔咔而响:“县尊大人遇难了?”

    他的面容很激动,仿佛是的悲愤,但是熟悉他的人,却能从他的眼角之中看到了一抹喜意。

    “某亲眼所见,县尊大人被他们斩掉了头颅,死不瞑目!”沈萧沉重的说道:“县衙所有人也被屠杀一空!”

    “整个县衙所有人都被屠杀一空?”

    朱湛微微皱眉,眸光变得疑惑起来,有些怀疑的看了一眼沈萧。

    “那你为何能存活下来?”

    朱通眉头一挑,朱湛不方便问出来的话,他不介意代替询问。

    “大人是怀疑某家投了贼人是吗?”

    沈萧闻言,大怒,面容清冷,看着朱湛,道:“我沈萧也是读圣贤之书,岂能与反贼同流合污,我对大人忠心耿耿,岂会欺诈大人,我之所以存活下来了,那时因为县衙之中的一口井,大人难道忘记了吗,昔日还是大人告诉属下,那是一口通往城东小河的水井,我虽贪生怕死,但绝不与匪为伍!”

    “是本官多疑了,本官对不起子封也!”

    朱湛顿时议会尽去,县衙的左厢,县丞办公的院落之中,有一口水井,已经荒废了,但是地底下通往旁边的一口水井,水井相通,这个秘密就连县令蔡图都不知道,他就告诉了几个手下而已,谨防意外。

    “大人,这些反贼已经准备出城了,若是让他们离开舞阴之后,天气如此寒冷,恐怕难以追踪,还请大人早日出兵啊,肃清匪患!”

    沈萧面容依旧有些的余怒,但是他还是拱手说道。

    “家主?”

    朱通闻言,眸光一动,低声的询问。

    “立刻去集合兵马,本官要亲自剿匪,以匪首之头颅,祭奠的县尊大人在天之灵!”

    朱湛这一刻疑惑尽去,双眸栩栩发亮,豪气万丈,他朗声的道:“吾等受朝廷俸禄,岂能让匪徒为患一方,今日就算拼了命,也要留下这一股匪患,不给舞阴百姓留下任何祸患!”

    “诺!”

    朱通领命而去。

    ……

    城外,北郊。

    山岗上。

    牧山策马而立,眸光凝视脚底下的县城,双手勒住马缰,沉默了一会,才问:“赵平,我们在城中的儿郎撤出来没有?”

    “以粮车掩护,已经基本上撤出来了!”

    赵平看看夜色,面容有些疑惑,道:“大当家,其实我们一走了之便可,为什么要打这一仗,那些家族可有兵马数千之多,我们很吃亏的!”

    粮食到手了,金银财帛也到手了,其实他们可以不用打这一仗的,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要打。

    “为了生存!”

    牧山脑海之中响起了牧景那一套套的道理,顿时坚定了信念,道:“景儿说了没错,再多的粮食,早晚会消耗殆尽,我们不能继续当流寇了,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孩子继续跟着我们餐风露宿,舞阴城,就是我们能立足的地方,只要打赢了这一战,我们就能立足此地,过上平安的日子,所以就算付出更沉重的代价,我们也要打!”

    “牧大当家!”

    这时候李严策马而来,他虽为读书人,不善功夫,但是骑射娴熟,他胯下了是一匹青葱马,缓缓而来:“城中来消息,朱家的兵马已经出动了,如今正向着我们而来,不足一个时辰,便可自北城门而出,直面吾等!”

    “此地虽然是山岗,但是地势平坦,易攻难守,不知李主簿可有什么良策助我一战!”牧山转过头,目光看了一眼李严,询问说道。

    李严是牧景推荐的,牧景说此人有非凡才能,是一员不错的军师,牧山其实有些半信半疑而已,因为李严太年轻了。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