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重生九零红红火火 > 第241章 穴位按摩
    因为有了上次的经验,曲飒给花草浇水速度快了很多,之后又按照韩旭的示范给花草松土。就在她专心致志给栀子松土时,韩旭突然把洒水壶对上她脑袋,白雾一般的水珠立刻包围了她。

    “韩旭!”

    这儿不是她地盘,她就身上这一身衣服,瞧,都潮了。

    韩旭笑嘻嘻的把花洒放柜子上,推着曲飒直奔洗澡间。

    “快去洗澡,然后试试我给你买的衣服。”

    曲飒驻足,她不太理解韩旭的思维,试他买的衣服就必须把她身上的弄湿?

    是不是他买的衣服有古怪,怕她不穿?还是……

    “快进去吧,热水我都给你放好了。”韩旭顺便把浴巾丢给她。

    “我,我昨晚上用水擦洗过了。”曲飒身子一扭躲过韩旭催促,“我那里洗澡是不太方便,不过我还是很讲卫生的。”

    “想哪儿去了……”韩旭眉头微蹙,“我是想让你好好睡一觉,洗澡再睡不是解乏嘛。”

    洗洗澡是挺解乏的,关键这是大早上。

    曲飒没有早上冲洗的习惯。

    不过这会子她倒明白韩旭的意思,原来洗澡不是让她试衣服,而是怕她弄脏他的床单!

    曲飒不愿这样想,可是韩旭欲言又止,好像很为难的样子让她真的很受伤。

    是的,她现在很穷,可是她一直在努力啊,今年她才十六岁,若是到了韩旭这个年纪,不,根本用不了八年,她一定能出人头地!

    到时候她一定有足够的资本可以和韩旭并肩而站。

    “快去,出来喝药,然后好好睡上一觉。”韩旭又催促,可是丫头的样子好像很为难,他掐指一算现在不是丫头的特殊时期,便打开门推她进去。

    自始至终韩旭都没往曲飒想的地方捋,他只当曲飒不好意思。

    ……

    是不是只有门当户对的人才能谈情说爱?除此之外的,不是悲剧,便得有个人一辈子委曲求全?曲飒躺在飘满玫瑰花瓣的浴池里,默默地想。

    前世,当贾思荣见她第一面时就给她一个大大的下马威。

    她瞧不起她,她认为她配不上宋淳,她认为宋淳抓住她不放,乃是她的勾引。背地里,她没少喊她狐狸精,小骚货。

    之前她还能给她留三分颜面,就在她被医院诊断为不孕不育之症时,贾思荣彻底翻脸,脸色不是最难看的她不摆,话不是最难听的她绝对不说。

    无数次,贾思荣故意找茬,有一次她实在忍不住顶了回去,贾思荣便在宋淳面前各种哭诉,大闹,并扬言,“宋淳,打她!快给我狠狠的打她!!”

    宋淳下不去手,她骂宋淳窝囊,竟要亲自动手,后来还是宋玉将她拉开才作罢。

    打那之后她就一直怂恿宋淳和她离婚,直到后来冯白蓉挺着个大肚子上门……

    曲飒痛苦的闭上眼睛。

    韩旭不是宋淳,陶大夫更不是贾思荣,他们都是有着无限人格魅力的人。可是,就算他们喜欢她,包容她,难保亲戚们不说三道四。她出身贫寒,身体不好,一看就是难生养的,就算韩家母子医术高明,可以治好她,也不知道要猴年马月,万一再被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人知道……

    曲飒默默捂脸,不知不觉眼泪啪嗒啪嗒落水里。

    怎么变的这样脆弱?女人一旦陷入情感都这样吗?

    真可怜!更可悲!

    曲飒擦干泪水,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而后认真搓洗起来。

    半小时后,韩旭敲门,催促她喝药,曲飒连忙起身,出门后,韩旭突然哈哈大笑,“洗个澡,至于么……”

    曲飒这才发现她裸露在外的皮肤红红的,搓澡时手劲儿有些大……

    她默默地把药喝完,韩旭便慌的拉她进卧室,韩旭的床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衣服,有裙子,有衬衣,有裤子,还有高跟皮鞋。

    韩旭言,这些都是他专门跑到省城按照她的尺寸买的,为这一天等好久了。

    “喜欢么?”他目光满是期待的问道。

    曲飒实在不忍让他失望,难过,便忍着不适点点头。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等她挣大钱的那天,她就照死里宠他,他要啥她就买啥!曲飒再次给自己打气。

    韩旭很是高兴,把那些衣服拾掇拾掇堆一旁,超大的席梦思床腾出一片地儿,顿了顿,韩旭小跑到窗前,将窗帘“唰”的拉上,曲飒“唰”的色变,韩旭,他,他要干什么?

    曲飒脑子一片凌乱,呼吸都有些紧促。

    “哦,对了,还有一样……”他小跑着出了卧室。

    须臾,他手里掂着一件丝质睡袍,红艳艳的,滑溜溜的,脖颈处是黑色的蕾丝花边儿。

    “韩旭,你知不知道我才十六岁!”那性感的睡袍让曲飒彻底崩溃。

    虽然前世的她见过各种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本人也曾往返过其中,但是她从不认为自己是个轻浮放荡的女人,她流连人群除了生意外,还有害怕寂寞的缘故。

    韩旭愣住,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他无措的抓抓头发,“飒飒,我想你误会了,我只是想给你做个穴位按摩,完了再拔个罐儿去去湿……”

    他朝床头柜上的托盘指指,里面放满了大大小小的玻璃瓶,一看就是摆摊用的。

    曲飒顿时脸色涨红,窘迫简直想一头撞死,她竟然误会至斯。

    “我以为你看到了呢。”韩旭沉静下来,走到曲飒面前,“是我不对,怕你拒绝,所以想来个先斩后奏。飒飒,其实我早就想给你做穴位按摩了,可是有些位置……你放心,我不是那随便胡来的人。”他拉住曲飒的手,目光温柔如水,“你还是个孩子,身体又不好,我怎么可能……飒飒,这个世上,真的没有比我再心疼你的人了。”

    曲飒闻声落泪,从来没有人把她当做孩子一样心疼,前世不曾,今生如是。

    老师和同学把她看做天才,老爹和姐姐们把她当做主心骨。周围人来人往,多的是崇拜者,敌对者,漠不关心者……

    她找了又找,在他们身上找不到刚才的心情。

    这时韩旭又道:“都怪我妈,让她帮你买件睡衣,居然买成这样的!你不知道刚才我有多犹豫,要不要拿给你……”

    “陶,陶大夫买的?”曲飒张大嘴巴,不敢置信。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