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只爱不婚:总裁请上车 > 第360章 我对不起
    “妈,不急。我们现在也不饿,还有让厨师弄就好。你天天弄会很辛苦的。”安心有时候特别过意不去,marry几乎都是亲手准备他们的食物。白克喜欢marry的饭菜,不过他也从来不提要求。

    因为marry现在不提离婚,所以他不能有一点点惹marry不开心。他知道是因为儿子失踪,marry才没有继续提。否则白洛在,他们的婚姻应该早就已经结束。

    “好的,那你跟文文去外面玩。”

    “文文说要练琴,我去外面走走。”

    “好的。”有些担心安心一个人在外面。不过又不想表现得明显,只要她不出去那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门卫那边有所交待,安心也不可能强行闯出去。

    但是marry还是担心,安心的情绪看起来好像是稳定的。但是这是建立在安沐枫受伤,她无法发泄的情况之下。所以marry与白克特别的担心。安心是个很容易能被看穿的人,她现在的隐忍就像定时炸弹一样。

    安心来到外面,并不知道marry与白克这样的想法。当然,她是知道他们在担心她。坐在长椅上,失神的看着前方。似乎一切都在眼中,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安文在客厅里面找marry拿果汁,他扑通扑通的跑过来说:“奶奶,我想喝芒果汁。”

    “好的,我等一下给你送过来。你妈妈说要练琴是不是?”

    “是的,谢谢奶奶。”安文又扑通扑通的跑到琴房。像个小企鹅一样,不熟悉方向的跑过来跑过去。真是件很奇怪的事情,这么聪明的孩子竟然不能走直线或者跑直线。总是东倒西歪的乱撞着。

    marry也没有想那么多,从冰箱里面拿出两个大芒果。然后到厨房,让厨师削皮榨汁。她现在还得切菜做饭了。

    弄好后,也是厨师直接送过去的。安文甜甜地说:“谢谢阿姨。”

    “不用客气。”厨师觉得安文真的很有礼貌。比起任何人都有礼貌,没有丝毫被宠坏的模样。

    所以他们也喜欢跟他说话,聊天。大家都很爱安文,即使他不是白洛的孩子。安文喝着芒果汁,然后继续弹着钢琴。越弹越好,安文的表情也越来越严重。安沐枫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出现,白洛也是。

    隐约觉得发生重大的事情,安文的心里很不安。弹了十几分钟,他跑到房间里面拿出手机给安沐枫打电话。

    “文文?”

    “爸爸,我想你。你什么时候出差回来啊。”从来没有这么长的时间没有见到过他。“再过些天,爸爸也想文文。爸爸出差回来后会第一时间来找文文。”

    安沐枫摸着发痛的胸口,也许可以稍微伪装一下去见安文。但是他肯定要抱安文,这样的话那他就没有办法伪装得了。所以还是得等,等到伤口长好不那么痛的时候。这样他就可以出现在安文的面前了。

    “爸爸,叔叔是不是出事了?”安文第一次小心的问着他。安沐枫不知道要怎么说,他问:“这个妈妈怎么说?”

    “妈妈说跟爸爸一样,出差去了。但是不对对不对?”

    “爸爸不太了解,这件事情妈妈最清楚。好妈妈应该没有说错,文文不相信妈妈吗?”

    安沐枫觉得这孩子真的太聪明了,再这样下去安沐枫这边他都要怀疑估计。

    “嗯,因为叔叔很喜欢妈妈。妈妈又有了妹妹,叔叔不可能这么长时间不回来。之前跟我争妈妈。”白洛跟安文那是明暗斗个不停的。怎么这么容易就出去这么久的时间。不可思议,安文怎么想都奇怪。

    “妹妹?妈妈肚子里面怀的是妹妹吗?”

    “文文不知道,因为文文想要妹妹,所以希望妈妈肚子里面是妹妹。”

    “文文不喜欢弟弟吗?如果妈妈肚子里面是弟弟,文文也要喜欢知道吗?”

    安沐枫得让安文明白,没有那么简单就可以如愿以偿。尤其怀孕这种事情,是男是女,都是老天爷的恩赐。

    安文好久时间都没有回答,安沐枫说:“你生气了吗?”

    “没有,只是想要妹妹。但是如果不是妹妹,文文也喜欢的。”

    长达三到五分钟的思考才得出的答应,换成别人他连思考都不会。直接不理他们,但是这是安沐枫。他的爸爸,所以安文还是很努力想让安沐枫更加喜欢他的。

    “哈哈,文文真的是个好孩子。”无论他怎么思考,怎么回答。其实安沐枫的目的已经达成。那就是成功的转移话题,不再提白洛的事情。不再提安心是否说谎,安沐枫在别的上面惹安文生气都没有关系。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关于安心的事情。总不能说谎继续欺骗他吧。安沐枫不想说谎,也不想说出事实得罪安心。现在安文说不相信安心,安心到时觉得是因为他。安沐枫跳进河里都洗不干净。

    “爸爸,你要早点回来哦。”

    “好的,爸爸会早点回来看文文。”

    希望伤赶紧好,这样就可以去找他了。

    “那文文要练琴,爸爸我先挂电话啦。”

    “好的,文文。要注意休息,练琴慢慢来。”这孩子有的时候可练到手发疼都不会结束。而且脾气有时候挺倔强,阻止他当时也就阻止。但是隔天会练得更加厉害。

    “好的。”

    安文把电话挂断,开始弹琴。而安沐枫这边从床上下来,姚芳正在外面摘豆角。找了块空地,种了不少蔬菜。看着安沐枫出来,姚芳赶紧把东西放到桌子上过来扶他。

    “我没事,姚姨。你忙你的。”

    “怎么下来了?有事吗?不好好休息,你这样可不行啊。”姚芳扶着他,不敢有松手的时间。他才回来多长的时间,伤口都没有长好就下来走动。真怕牵扯到伤口,到时流血或者感染可不得了。

    “姚姨,我真的没事。整天待在房间里面,我也烦啊。你行行好,让我出来走走吧。我保证我不会弄到伤口。”

    姚芳真的不知道还有还能再说些什么,都这样子的求她。所以她只能不再阻止他,说:“那你要保证,否则如果伤口出点问题。我就让你回医院住。”

    “知道,知道,你不用扶我。我都这么大个人,知道怎么照顾自己。”

    “知道还会让自己中枪?”姚芳想起就难过,松开手去旁边忙自己的事情。因为不知道要怎么说?越说越伤心,越说越难过。安沐枫说:“我也只是想救人而已。当时也没有想得到那么多。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

    姚芳不再说话了,事情已经这个模样。再怎么样责任也没有用处。她继续在旁边弄着她的菜,而安沐枫走到花园里面。看着怒放的鲜花,美丽无比。但是却无心欣赏!安心现在在哪里?应该没有跟安文在一起,否则安文不会打电话给他。但是也不可能出去,marry与白克不会允许。也许在房间睡觉,也许在外面坐着。

    安心一直坐在外面,一两个小时的时间。他们两个都处在鲜花盛开的场景沼,同样无法欣赏这些花儿。安沐枫的胸口在发痛,不是因为伤口。而是因为心,安沐枫好难受啊!他的世界还剩下什么?看着姚芳,也许只剩下她了。

    姚芳抬起头,刚好与安沐枫对上。她抱着摘好的菜说:“我先进去,你不要乱走。有什么事情立刻叫人。”

    “好的,姚姨。你放心吧!”

    姚芳进去后,实在不是很放心。就让人守在外面,防止安沐枫离开。虽然这也许是她多疑,但是并不表示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安沐枫与安心都已经不能用普通的人心态去思考。他们现在随时随地都能做出疯狂的事情来。

    其实最糟糕的还要属于安心,安沐枫会比较理智些。安心现在就真的是越来越不对劲了。姚芳也心疼,可是想起她逼安沐枫,她也生气。

    如果她真的只是安沐枫的姨就好了,问题她是安沐枫的母亲。怎么可能做到原谅伤害自己儿子的人。还差点丢掉性命,姚芳的内心也在挣扎当中。只希望他们两个接下来不要再有什么接触就可以。这样她也能当没有这件事情发生过。两方过着自己的安稳日子这样最好。

    安心也想过安稳日子,可是,可是,白洛被宋素绑架走了。现在去了哪里都不知道。安沐枫派去Y国的人没有丁点线索。在A市都要靠安沐枫本人亲自去找。更何况陌生的Y国?

    安心的心很痛,很痛。晚上安文睡着她的身边,她都好几次作梦把安文吓死。最后安心只能把安文抱回到他自己的房间。

    “抱歉,文文。你今天开始睡你自己的小床好吗?妈妈作梦会吓到你的。”

    “妈妈,叔叔是不是出事了?”

    “文文?你怎么会这丢想了?”

    “因为妈妈在梦中,说叔叔被绑架。被人带走了!”安文眼泪在眼框里面打转。他知道出了事情,但是不知道白洛叔叔被坏人绑走。所以他很难过,非常的难过。安文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啊。

    “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伸出双手紧紧地抱着安文。“妈妈,别哭!”看着安心哭起来,安文赶紧哄她。安文的眼泪也哗哗地掉着。

    “妈妈不应该骗你,妈妈也是没有办法。”

    “我不怪妈妈,妈妈别哭。”两母子抱着一起痛器。女佣赶紧把事情告诉给marry与白克。marry与白克速度上来,marry把他们两个分开来。

    白克抱着安文,marry抱着安心。“你们两个哭什么?白洛不会有事情的。安文,你妈妈不告诉你是因为不想让你也难过。白洛叔叔不会有事的。”

    “婆婆,有没有告诉警察叔叔?警察叔叔会找到吗?”

    “警察叔叔已经在找,会找到的。一定会找到的,白克你抱着安文出去走走。”

    看着安心不停的哭着,安文也跟着哭。这样下去可停止不了。白克二话没说,抱着安文就下了楼。marry这边握着安心的肩膀说:“不要再哭了,这样对你身体不好。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晕倒两次对不对?你不想让安文担心对不对?”

    “妈,可我真的受不了。我真的受不了啊。”

    “白洛一定会回来的,我们都要相信他。”

    “可是宋素太卑鄙了,她会不会对白洛做什么?”

    安心担心很多的事情,白洛会不会被饿?白洛应该是被绑起来?白洛会不会被宋素打?

    “她不会杀白洛,这一点我相信。”他们都因为宋素对古一泽做的事情感觉到害怕。但是宋素爱白洛,她如果杀了白洛的话,就等于毁掉她的爱情。她爱情至上的人,绝对不可能的。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可是她会伤害白洛,她不会停止伤害。有可能会打他,因为白洛不会屈服她。所以宋素会想尽办法折磨白洛,让白洛不得不低头。”

    安心真的想了很多,有些事情marry都不能想。怕想了就会过不去,但是安心提了出来就不得不面对。

    “我的孩子,冷静。只要我们不放弃,一定可以找得到。你现在定要好好保护你肚子里面的孩子。这是白洛最希望的礼物。他知道一定会非常的开心。我相信宋素会告诉他这个消息。会让白洛保持希望,而不是消极态度。”marry相信宋素定会这样做。

    “是吗?宋素会告诉白洛我怀孕的事情吗?”

    “当然,否则白洛万一跟她对着来。宋素肯定会着急,刚刚你说宋素会饿他。我看我怕白洛这小子会绝食。你刚刚所想的都不是问题。”marry与安心想得完全相反,安心想了想好像白洛确实是个很倔强的人。不用宋素勉强,他自己就已经倔强到虐待他自己的地步。很多时候都是他在自我虐待。

    像他追她的时候,安心回想起来。看来她真的不是很了解白洛,安心这下变得更加的内疚了。

    “怎么?你还是想不明白吗?”

    “不,我只是觉得我内疚。我好像一点都不了解白洛。”

    “人哪有能完全了解另外一个人的,我也不了解啊。但是我相信,你是爱他的。”

    marry以前听她与安沐枫的事情会有所怀疑,但是现在她不怀疑安心对白洛的爱。

    ·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