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沙龙国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617章 谢谢你能来
 徐歧贞很快进入了梦乡。

    颜子清坐在她床边,良久没有动,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心中百感交集。他

    想起上次自己想要让婚姻正常化,被徐歧贞拒绝,他就应该死心的。这

    次,徐歧贞在危险和封闭的环境里,突然发了恐惧症,她没有打电话给颜子清,而是打给了顾绍。

    在她最害怕的时候,她只记得顾绍的电话,那是在她心里千万遍记忆的。她一定有过无数次的打电话求他回头的想法,然后又被她强行遏制。顾

    绍接到了电话,没有自己去找徐歧贞,而是打给了颜子清。他

    在电话里说:“我很抱歉,我不能去......”颜

    子清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如果顾绍去了,颜子清一定会不高兴;可他不去,颜子清又生气,替徐歧贞不值。徐

    歧贞真的很不值,顾绍对她是避之不及的。

    她如此优秀,顾绍凭什么如此待她?

    第二天醒过来的徐歧贞,坐在床上喝粥。她

    突然问颜子清:“我昨晚是打电话给你的吗?”

    “对,你打回家的。”颜子清道。徐

    歧贞暗暗松了口气。颜

    子清却不看她。

    他端了粥给她之后,又端了一碟子小菜,然后就出去了。这

    天,他再也没来过她的小西楼。

    徐歧贞下午的时候去了趟餐厅,发现玻璃已经被砸碎了,隔壁的店更是被砸的稀烂,连侍者和厨师都挨打了。

    “叫人来换玻璃,明天之前要换好。”徐歧贞道。

    掌柜的说:“不用这么着急,估计最近几天会没生意。”

    “怎么?”

    “昨晚打架的事见了报纸,民众会不安,觉得这条街危险,暂时会避开。不过,顾客的记忆不会很久,大概很快就会重新来的。”掌柜的道。徐

    歧贞笑了下。果

    然如掌柜的所言,当天晚上没有客人。徐

    歧贞休息了两天。

    这两天,她却没有见到颜子清,后来才知道他去了香港。

    “他去香港是有什么事吗?”徐歧贞问她公公。

    颜老也不知道:“他没说。他自从满了十八岁,去哪里做什么就不需要报备,我也没问。”

    徐歧贞点点头。然

    而事情有点奇怪。

    颜子清去了香港之后,连一封电报也没有,也不说什么时候回来。

    半个月之后,仍是没有他的消息,徐歧贞有点懵了。“

    他是怎么了,怎么有点像赌气?”她揣测着。

    因为她才发过恐惧症,他一声不吭走了,哪怕是有急事,也该有个电报解释下。徐

    歧贞突然灵光一闪,觉得不太对劲,于是她去了趟电话局。托

    了点关系,她终于查到了,那天她没有给颜子清打电话,而是给顾绍打了。

    她就知道。

    顾绍的电话实在太深刻了,她当时那种情况,只想到求救,其他的她根本不会顾忌,没想到她真的是打给了顾绍。

    颜子清一定是生气了。“

    爸,您知道子清在香港哪个地方落脚吗?”徐歧贞去问颜老。颜

    老道:“我派人去问问。怎么?”“

    我想去看看他。”徐歧贞道,“他去了这么久,也该回来了,我去接他吧。”

    颜老忍不住笑了。

    他很高兴:“小两口就应该这样,两个人都不低头是不行的。子清犯浑,等他回来我骂他,你去找吧。”过

    了几个小时,他就拿到了颜子清在香港的地址。

    他一直住在饭店。

    颜老道:“他这次去,也不是真的完全没事,是他一个朋友托他办点事。”

    徐歧贞不解。

    颜老就仔细解释:“他朋友杀了一个英国兵,被关了起来。这件事里有猫腻,人家求到了他跟前,他在跟进这个案子的进展。”徐

    歧贞了然:“那我知道了。还有,爸.......”“

    我知道,我从司家给你借到了飞机,你先去吧。”颜老说。徐

    歧贞当天就出发了。

    她下午四点多到了香港,然后在落脚的地方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有人开车来接她。

    来的人是颜子清。一

    瞧见她,颜子清的表情有点绷不住,满面笑容,上前就拥抱了她。“

    你怎么来了?”他问。徐

    歧贞感觉他浑身是汗,应该是跑得很急,有暖烘烘的气息萦绕着她,她倏然有点动情,心里莫名的甜蜜。

    她捶了他的肩膀:“我怎么就不能来?你不回家,还不许我来?”

    颜子清将她抱得更紧。

    回到了饭店,他澡也顾不上洗了,将她揉进了怀里。

    一个多小时后,他们俩终于都洗了澡,安安静静躺在床上。颜

    子清的眼角眉梢都有笑意。

    他将徐歧贞搂在怀里,亲吻了下她的眼睛:“岐贞,谢谢你来找我!”这

    句话没头没尾,不明所以。

    直到第二天有人敲门,徐歧贞迷迷糊糊开了房门,看到山本静穿了件睡衣、手里端着早餐的托盘来敲门,她才明白为何颜子清会说那句“谢谢”。谢

    谢她能来,打断他回首过去。过

    去的记忆太过于美好,也太过于痛苦,深刻印在他的脑子里。人

    如果想忘记就能忘记,那这个世间也不会有如此多的痴男怨女了。颜

    子清已经很了不起了,至少他没有迷糊的时候打电话给山本静。和他相比,徐歧贞觉得自己做得差劲,也没资格说他什么。

    她挡住了门:“山本小姐.......”

    山本静虽然狠辣,却不会让自己流于卑微。当徐歧贞开门时,她脸色就变了,不会再继续往里走。她

    不言语,当即把托盘往地上一扔,转身离开。徐

    歧贞瞧见她进了隔壁第二个房间的门。满

    地的早餐和咖啡,混乱不堪。徐歧贞也简单粗暴一摔房门,直接把这些全部拦在门外。

    这一声几乎要把山本静的心震碎。

    山本静靠着门,用力闭眼,让自己的情绪镇定下来,否则她想要拿枪崩了徐歧贞。

    这个女人屡屡坏事!

    徐歧贞转身时,颜子清突然站在了她身后,将她抵在门上。

    他低头看着她,眼睛里还是有笑,道:“这门摔得好,声音动听又有威严,很不错,有颜家太太的样子。”

    他轻轻勾起了她的下巴,在她唇上落了一个吻。

    他品尝着徐歧贞的味道,心里格外的笃定:他不需要回头。

    被伤害过的感情,是有记忆和尊严的。当徐歧贞一个女人都不曾哭哭啼啼去纠缠时,颜子清觉得他也能做到。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