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沙龙国际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丈母娘和姑爷
    大概九点的时候,楚江和江浅兮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喝酒的包厢,开了一间房。

    他们可谓干柴烈火,进入刚进数十秒后,衣服已经脱光光了,下一步就是持枪而上了。

    可是这个时候,江浅兮的电话响了。

    “妹妹,你回来一下吧,妈妈最近跟人去赌博,借了不少高利贷,此刻一帮放高利贷的人正上门要钱呢。”电话是江浅兮的哥哥江汉打过来的。

    江汉是一个老实结巴地工人,遇到事情马上没了主张,于是就打给了妹妹江浅兮。

    “啊,妈妈借了高利贷,借了多少钱?”江浅兮顿时愣住了,她妈妈只是偶尔和大妈们打打麻将,怎么借上高利贷了?

    “借了十万块,这才多久,竟然要……三十万!”江汉巴巴结结道。

    “好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江浅兮挂了电话后,赶紧穿衣服。

    “怎么了?”楚江忙不迭问道。

    江浅兮将家里的事情跟楚江说了一遍。

    “我陪你一起去吧。”楚江也穿起了衣服,自己女人的家人出事了,咱江哥当然义不容辞要去。

    这个时候楚江的电话也响了,电话竟然是江浅兮的妈妈李仙儿打来的。

    “你妈怎么有我的电话?”楚江微微一怔问道。

    “她……可能从我的手机的通讯录看到的。”江浅兮也挺惊讶的,解释道。

    楚江点了点手机,电话接通了。

    “姑爷,你快来救救丈母娘啊……你再不来,我可能就要死无全尸了!”李仙儿一听到楚江的声音就夸张地说道,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一口就是丈母娘?还来一个死无全尸。什么不学,学人家去借高利贷,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是人品的问题。

    满脸黑线的楚江无奈地说道:“阿姨,我和浅兮等会就到。”

    “姑爷,我就知道你对浅兮最好,对我这个丈母娘也最好,你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记得带卡过来,三十万啊,三十万。”李仙儿从欲哭无泪的表情转为满脸牛逼的表情,哼,只要我家姑爷来了,三十万算什么呢。

    “嗯,那见面再说。”楚江挂了电话,然后向江浅兮耸了耸肩,说道,“你妈总是一口姑爷姑爷地叫着,一声丈母娘、丈母娘的自我称呼着,即使是一个坑,我也要往下跳啊。”

    “楚江,真是对不住了。”江浅兮尴尬地笑道,然后似乎想起了什么,“三十万啊,我们从哪儿去弄着三十万?!”

    “放心吧,哪有借了十万,没多久就要还三十万的,先回去看看再说。”楚江目光平稳地说道,“街道上的一些事儿,急不得。”

    看来也只能如此了,江浅兮点了点头,然后和楚江出了酒店。

    刚才来的时候是坐刘子华等人的车来的,现在去江浅兮家当然只能打的去。

    来到江浅兮的院子门口下了车,看见院子的墙壁上涂着几个大字——欠债还钱,不然杀你全家!

    楚江看了一会,摇了摇头,这些放高利贷的,怎么都是一个套路呢,难道是祖传的?

    两个混混看见楚江身边的江浅兮,眼睛登时发亮,如果今晚江家拿不出钱的话,大哥就有艳福了。

    楚江斜睨了他们一眼,没搭理他们,牵着江浅兮的手刚要进入江浅兮家的院子。

    “小子,你干嘛的?”一个混混抬起手拦住楚江。他们看见楚江是打的来的,还有一身路摊货的衣服,鄙夷地喝道。

    “我来送钱的,怎么了,不要?”楚江淡淡说道。

    “哦,刚才那娘们是给你打电话吧,我擦,刚才还吹,她的女婿是开马萨拉蒂的……”另一个混混,走了上来,不屑地道。

    “我擦,开什么车跟你有关系吗?”楚江有点不耐烦了。

    “你特么说什么呢!”两个混混大怒,同时踢出了一脚。

    砰砰——

    也不见楚江什么动作,摔倒在地上的却是这两个混混。

    里面七八个混混听到声音,提着西瓜刀跑了出来围住了楚江和江浅兮,江浅兮爸妈和哥哥也出来了。

    “这就是我的女婿,开着马萨拉蒂的女婿,不就是三十万吗,对他来说就如毛毛雨一样……”李仙儿一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神情介绍起来楚江。

    “蛇哥,教训他!”倒地的混混喊道。

    满脸麻子的蛇哥正想发作,一名军师模样的拉住了蛇哥:“算了,想让他进去吧,只要他能还上三十万。如果还不上,就废了他也不迟。”

    “嗯。”蛇哥摸了摸头,冲着楚江嚷道,“三十万带齐了吗?”

    “钱呢,都在卡里面,只是你总得让我先把事情弄清楚吧。”楚江淡淡说道。

    蛇哥挥挥手,让出了一条道。

    “姑爷,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丈母娘的……”李仙儿扭着腰,拉住了楚江的手。

    楚江满脸黑线,其实他很想说一声,其实我跟你的女儿只是滚床单的关系,咱能不一口一个姑爷,一口一个丈母娘,咱江哥压力大着呢!

    楚江和江浅兮一家人进入了家中客厅。

    李仙儿刚才还满脸欣喜的脸瞬间就变了,比翻书还快,她流着泪,可怜巴巴地说道:“姑爷啊,你可得为我做主,呜呜……你要是再不来,我们全家就被他们砍了。”

    “……”楚江无语,刚才她还一副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样子,现在就说要被砍死了。

    楚江当然知道,收高利贷的拿着刀不过吓唬吓唬人而已。真砍了人,不但收不回钱,而且还得进监狱,谁那么傻啊!

    “阿姨,你怎么欠他们这么多高利贷啊?”楚江问道。

    “这个……这个……”李仙儿老脸一红,吞吞吐吐起来了。

    “还能怎么欠下的,赌博呗!”江浅兮的爸爸江石没好气地说道。

    “姑爷,我本来呢,也是不想去的,街道的两个姐妹总是拉我去,说去看看怕什么。”李仙儿扭扭捏捏地说道。

    “看着看着,手就痒了,是不是?”楚江虽然不算赌徒,但是赌徒的心理还是懂的。

    “你怎么知道,姑爷,你是不是也经常赌博啊!”李仙儿如同他乡遇知己一样,兴奋起来了,“的确,看着别人大把的赢钱,心就乱了,痒痒的,后来就开始下赌了。”

    “妈,她们怎么会拉你去赌博,不拉别人呢?”江浅兮蹙眉问道。

    “……”李仙儿又吞吞吐吐起来,不敢说了。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