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草莽警探 > 第三九五章 无双谱(3)
    他正想着,就有一名侍女轻轻推开门,走了进来。

    侍女长得极美,皇帝的妃子也不过如此了吧?

    侍女不多言,吴错便也不多问。叫他更衣,他便由着人给他更衣,叫他梳洗,他便由着人给他梳洗,叫他用膳,他便随着人往用膳的地方走,仿佛回到了江南吴家,仿佛这不过是最普通的一个清晨。

    侍女引着他来到一处更大的屋子,屋子足够摆下三张桌子、五套书架、四张吴错刚刚睡过的那种大床,却偏偏只摆了一张桌子。

    桌上一只小泥炉,炉上一把铁壶,炉子里火烧得正旺,壶里的水扑簌簌地冒着泡。

    桌边坐着一个人,脸膛黝黑,脸色红润,脖子短粗坚硬,要砍断这样一条脖子,大概得多花上五分力气。

    精致的衣裳遮住虎背熊腰的彪悍劲儿,让这个粗旷的汉子也能称得上“温文尔雅”。

    熊五爷!

    坐在桌边的人正是熊五爷。

    吴错既没有吃惊,也没有害怕,他也坐在了桌边。

    第一泡茶好了,熊五爷给吴错递上一杯。

    “解酒的好东西。”

    吴错接过,一饮而尽,“闫儒玉呢?”

    熊五爷又给他倒了一杯,“闫公子当然也在这里,可惜他的脾气大得很,请他过来得多花些时间。”

    闫儒玉压根不是被人请来的,他是一路打过来的。

    一边打,还一边嚷道:“吴错呢?今天不把他交出来,我就杀光你们不留活口!”

    这人真怪,明明不会杀人,还偏要装出一副大恶人的样子。

    “有这样的朋友,真不错。”熊五爷隔着窗,打量着与人缠斗的闫儒玉。

    闫儒玉不伤那些与他缠斗的人,那些人更不敢伤着他分毫,反倒是小心翼翼地将他往这间大屋子的方向引。

    熊五爷又开口道:“没人愿意与这样的朋友分开。”

    吴错点头,“不错,与这样的人做朋友,一辈子也太短了些。”

    熊五爷又道:“只要你们加入一个帮派,每年为帮派杀上几个人,我敢保证,你们不仅能得到钱财、权利、名望,而且再也不会有人能将你们分开……”

    “不。”吴错已经没有继续听下去的意思。

    “为什么?”

    吴错指了指离他越来越近的闫儒玉,“因为他不喜欢杀人。”

    “真可惜。”熊五爷看着杯里的绿汤,不咸不淡地说道:“今天,你们两个中恐怕要死一个。”

    熊五爷说这话的时候,闫儒玉已经“杀”进了屋。

    他一进屋,那些与他缠斗的人便噌地一下全部消失了,就连打翻的石凳、劈落的树枝也都收拾停当,他们的任务本就是“请”他进屋。

    “我们两个都要活着。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他死,只要他还有一口气,也不会让我死。”闫儒玉收了剑,抱着手臂,逼视着熊五爷。

    他的眼睛里光芒万丈,神采飞扬,仿佛积攒下来的精神头儿都用在了这一刻。

    吴错看着他,心中也充满了希望。

    可惜他的希望下一刻就破灭了。

    “你们俩联手也打不过我。”

    这是句大实话,就跟“不吃饭会饿死”一样的大实话。

    熊五爷在江湖上成名已久,死在他手上的高手不知有多少,况且,他在无双谱上排名第三。

    与这样一个无论身手、经验、心理素质都顶尖的人过招,谁也不敢抱有侥幸,况且,吴错和闫儒玉想破脑袋也没发现值得侥幸的地方。

    两个年轻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你说得对,我们的确打不过你,”吴错沉声道,“可我们还是不想加入万熊帮,也不愿意替你杀人。”

    熊五爷笑眯眯道:“谁说万熊帮想招揽二位了?”

    “不是万熊帮?”

    “不是。”

    “那是什么帮派?”

    “一个连万熊帮都怕得要死的帮派。”

    江湖上绝不会有一个人想到,这话竟然出自熊五爷之口。

    还有能让万熊帮怕得要死的帮派?

    “莫非是那个帮派?”吴错想到了一个答案,又摇了摇头,不敢肯定,“可是,与百里十步一战之后,那个帮派已经销声匿迹许多年了。”

    “销声匿迹不代表消失。”

    “通幽门?”闫儒玉终于问出了答案。

    “通幽十二门,万熊帮只是排在最末尾最不起眼的一门,可是你们看,我这个地位最卑微的门主,也享尽了人间的荣华富贵权力地位,若你们也成了通幽门的门主……”

    熊五爷的话没说完,他有这个自信,说到这儿已经足够打动两个年轻人。

    “你的老婆孩子呢?”闫儒玉突然问道。

    熊五爷摇了摇头,“我没有老婆孩子。”

    “你的朋友呢?”

    “我也没有朋友。”

    “那你总有父母吧?”

    熊五爷皱了下眉,他的耐心就要耗尽了,“他们已经过世了。”

    闫儒玉点了点头,“那你要荣华富贵权力地位有什么用?”

    精致的衣裳终归遮不住熊五爷的暴脾气,他已经抽出了藏在桌下的刀。

    剐龙刀。

    长四尺三寸,重八十六斤七两。

    在江湖上,剐龙刀和熊五爷一样出名。

    与这口重刀相比,闫儒玉和吴错手中的剑就像是玩具。

    闫儒玉毫不怀疑,只要与这口重刀正面相碰,他的剑必然断成两截。

    或许,还不止两截。

    他的剑很普通,许多初学者用的就是这种剑。

    他既要保住自己的命,又要保住手中的剑,因为一旦剑毁了,命也就保不住了,这是一代代剑客用血总结出的教训,闫儒玉不敢不信。

    所以他躲得很辛苦,几乎没有出手的机会。

    若不是吴错不时朝熊五爷刺两剑,使他回防招架,闫儒玉的人都不知被砍成几段了。

    他这才发现,原来无双谱上的高手并不都像他和吴错那样差之毫厘。

    排名挨着的两人也有可能是天地之差云泥之别。

    “看来,我应该先管了你们的早饭,免得你们把剑挥成面条儿。”

    熊五爷的刀挥得有些漫不经心,气势却更盛。

    又是无聊的一天,不同的是,这一天从戏弄两条小狗开始。

    或许这是个不错的开始,至少与之前无聊的日子有一点点差别,可他不明白,那个人怎么会看上吴错和闫儒玉?

    这个疑问一闪而过的瞬间,也正是熊五爷精神最不集中的瞬间。

    他走神了。

    很短暂,也很致命。

    毫无还手之力的闫儒玉突然一跃而起,吴错恰好出剑将重刀挑起了一寸,破绽终于来了!

    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