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你为何召唤我 > 492.特别的召唤方法
    原本很严肃很凝重很窒息的气氛,被这么一折腾之后就变得有那么点微妙了,就连先前还满脸焦急的阿蒂此刻也冷静了下来,反倒是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盯着白亦手掌上的大嘴花看。

    “呃...应该是炼金术士的药剂出了点问题吧?他的风格你也知道的,并不是那么可靠...”魂甲使有些尴尬的解释道。

    此时的大嘴花已经从超魔化暴虐大嘴花退化成了超迷你微型大嘴花,变得钥匙扣那么大,看着刚孵出来的小鸡仔似的,而它自己反倒是完全没意识到处境有多糟糕,居然很新奇很兴奋的在白亦手掌上嘀溜嘀溜的打着转,有点乐在其中的味道?

    不过话说回来,被缩小之后的大嘴花虽然看上去还是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却不知为何多了一种迷之萌感,显得挺可爱挺有趣的?所以才能这样吸引到阿蒂的注意吧?

    白亦又用手指戳了戳迷你版大嘴花,结果大嘴花居然用同样变得很短小的两枚叶片主动抱住了他的手指,显得很依恋的样子。

    “主人,让我抱抱吧?”阿蒂开口央求道。

    “你不怕它咬你吗?”白亦问道。

    “不会的,它姑且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阿蒂说着,满怀期待的向白亦摊开双手,把小小的大嘴花捧进自己怀里,满脸喜爱的神情。

    或许就让大嘴花保持这样也不错?可以后女生宿舍的防卫工作怎么办?

    “姑且先不说这个了,学生怎么办?”白亦又问道,毕竟人命关天,大嘴花的事先放一放吧。

    “既然你说了他们没死,那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吧?关键是我们得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暗杀者在一旁镇定自若的回答道。

    “先去他们最后出现的地方看看吧。”魂甲使也跟着提议道。

    于是三人便查阅了一番两人最后在监控禁咒上出现的时间,锁定了他们最后消失的位置——一个不大的小山洞,大概是某头野兽废弃的巢穴吧?

    片刻后,三人进到山洞里,洞口的篝火都没完全熄灭,烧得焦黑的木柴还残留着暗红色的火星,实际上两人消失到现在也就过了一个多小时。

    白亦将精神力展开,仔细探查了一番这个山洞,每一寸泥土都没放过,结果却什么都没发现,没有任何异常的波动或者气息,这基本不可能是两人使用了什么道具或者伎俩屏蔽了监控。

    关键是,洞里还留着睡袋,水壶等等一系列用具,甚至连武器也靠在一旁,根本没动过,也就是说他们是在毫无反应的情况下消失的,完全就像是凭空从这个世界上被抹消掉了似的。

    “这实在太诡异了...”白亦低声说道,“而且细思极恐,两个大活人就这么凭空消失掉了,这种事如果传出去,恐怕会引起恐慌的吧?”

    “总之,必须先叫停试炼了。”暗杀者也开口说道,语气里居然出现了一丝罕见的后怕?

    “召集一下虚空行者,就这个问题仔细探讨一下。”白亦也很严肃的回答道。

    阿蒂那边则把注意力从大嘴花身上挪开,死死的盯着那两套睡袋看着,像是发现了什么,开口说道:“主人,那里好像有点不对劲?”

    “哦?”白亦按着她的指示走到了睡袋旁边,之前暗杀者其实已经检查过了,睡袋里只找到两本好康但不健康的小说,表明这两个家伙睡觉之前还在看这些玩意,而北陆学生应该是弄不到这种东西的,应该是那个叫杰格的学生分享给他的,除此之外就再没什么发现了。

    “不是说这个,而是说这里...”阿蒂蹲下身子,丢开睡袋,伸手拍了拍下面硬实的泥土。

    “这里能有什么异常?”白亦有些不太明白,他已经用精神力仔细检查过每一次地表了,毫无发现,更没有任何规则的波动,那么阿蒂盯着这里是什么意思呢?

    “这里的空间,似乎有移动过迹象,就像是...呜...我嘴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阿蒂有些苦恼的说着,突然灵机一动,从怀里掏出了那根随身携带的黑又硬棒子,激发了军神之剑,拿着剑在地上划了两下,剥下来一小片岩层。

    接着,她把那片岩层放回了原位,之前被切割的痕迹居然奇迹般的复原了?而且完全看不出丝毫变化,没有任何破绽,也感应不到波动什么的,似乎刚才阿蒂什么都没做那般。

    “大概就是这样吧?”小猫女仆继续说道。

    阿蒂的这番举动,让白亦陷入了一番思考。

    军神之剑之所以无坚不摧,并不是因为它本身多么锐利,它那三色剑刃看上去很骇人的样子,实际上却没有实体,更没有温度,完全是靠着其作为军神权柄的威能,对空间进行剪切等等操作来实现无坚不摧的效果,相当于一剑过去不是切开了目标本身,而是斩断了目标所在的那层空间。

    军神之剑有着操纵空间的能力,按理说它的威能肯定不只是传送或者切割空间那么简单才对,这一点白亦在小猫女仆还是草原大王,和自己交手时就发现了,只不过无论是他还是阿蒂,使用军神之剑时都玩不出太多花样,基本是在把它当一把锋利的武器在用,或是当闪烁匕首来用。

    哦,偶尔还拿来联络一下那个脑子不太好的军神,除此之外,白亦自己都快忘记这东西其实是个真神权柄了,应该有很多功能才对,像阿蒂这番把一处空间切开再复原的手段,应该也是它的后继功能之一吧?白亦倒是一直没发现还有这个功能,毕竟阿蒂才是正儿八经的军神神使,对军神之剑的理解和运用比他强也是理所当然的。

    “你该不是想说,你家那个军神看上了这两个小子,把他们拉去当新的神使了吧?”白亦有些似笑非笑的问道,又看了看可爱的小猫女仆,再想想两个五大三粗的男生,这根本不是一个画风吧?

    “不会的,军神大人很宠我的,不会再挑选别的神使了。”阿蒂很认真的回答道,“我的意思是,他们应该是这样消失的,当然肯定不是军神大人或者我下的手,而是另有其人。”

    像军神之剑目前展现出来的一些功能,其实某些空间系的法术也能做到,只不过不如军神之剑那么方便,还悄无声息不留痕迹,毕竟是真正的神器嘛。那么有其他人用空间法术做了同样的事也不奇怪,只不过为什么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呢?

    “可以的话,联络一下你上头那位吧?”白亦提议道。

    “之前就试过了,可军神大人似乎在忙?没有回应我。”阿蒂有点小失落的回答道。

    “这样?那姑且先回去,也许是地方不合适,他才不回应你的吧?”白亦说道。

    接着,暗杀者便负责中止这次试炼,把战士学院的考核暂时延后,换个其他项目来继续,而白亦则带着小猫女仆回去了她家,让她再试试联络军神。

    阿蒂先找了只小动物花盆,把微型大嘴花放了进去,又重新掏出军神之剑,尝试着呼唤军神。

    “还是没有回应呢?怎么回事?军神大人以前就算再忙,至少也会回应我一句:正忙,请留言的,今天是怎么了?难道他真的寻找新的神使了吗?”阿蒂有些担忧的说道。

    “我觉得吧?大概是没注意到你吧?应该这样...”白亦说着,毫不留情的伸手捏住了阿蒂的脸颊,开始用力的揉捏着。

    “呜呜呜,主人不要...好痛...”阿蒂则苦着脸,嘴里发出可怜的哀鸣。

    “怎么样?有回应了吗?”白亦问道。

    “呜...还是没有...”阿蒂无奈的说道。

    “这样?难道要更进一步的欺负?”白亦说着,寻思着是不是应该把手往阿蒂胸口上伸,可刚探出去,又看见阿蒂那毫无起伏的胸口,又不知道该往哪伸,手也一时间僵直在了半空。

    好在就在他有点犹豫不决的时候,阿蒂突然愣住了,也不再哭喊挣扎,反倒是扬起小手,一巴掌扇在白亦面甲上,其力量之大,直接打飞了白亦的面甲,落得老远,发出哐当一声轻响。

    阿蒂肯定是做不出这种事的。

    “你这孽障,居然还想对我的神使出手?不是警告过你不许欺负我的神使吗?”军神化的阿蒂用一股毫无起伏,不辨雌雄的声调质问道。

    “我这不是急着找你吗?”白亦的声音从远远的方向飘来,因为发声魔法是固化在面甲上的,如今被打飞出去,才造成这诡异的情况。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很忙?我是一位神明,不是你的保姆。”军神化的阿蒂继续问道,同时小手在空气中随意的挥舞了一下,原本飞出去的面甲就突然出现在她的手中。

    “可我这里的情况也很急啊!”白亦的声音从阿蒂手上传来,面甲上则是一副(╬ ̄皿 ̄)的表情,看上去也很是不爽的样子。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