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沙龙国际 > 女总裁的功夫神医 > 第1724章 护短
昨天晚上“水漫金山”的时候,霍青和魏无牙也有了私下里的约定。毕竟,这件事情挑起了大江盟和长老阁之间的导火索。一旦,双方真的干起来了,只要霍青在南丰市,他就要帮大江盟的忙。

有了这么一层关系,霍青再答应李云风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这一路上,李云风除了憋气和郁闷,还有一件事情让他怎么都想不通,李师容怎么可能会败在霍青的手中呢?对于霍青的修为,他还是比较清楚的,在“一剑六梅花”下,霍青肯定讨不到什么便宜。

终于,回到了家中。他刚刚推门走进来,就见到李师容的头发湿漉漉的,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坐在椅子上吹头发。

“云风,你没事吧?”

“姑,我没事。你……姑,这是你的剑。”李云风将长剑放到了沙发上,问道:“那个……姑,霍青说一路追杀你,你把剑都跑丢了。”

“哼,你信吗?”

“我不信。”

“当时的情况……算了,往后我再跟你说。”

李师容单手抓着长剑,一瞬间又恢复了那种冷漠的神情。这个小贼,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她,她说什么也不能让他好过了。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要!杀!了!他!

啪啪,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李师容道:“云风,你去开门。”

“是。”李云风答应着,走过去将房门给打开了。当他看清楚站在门口的人,神色不由得一紧,连忙道:“盟主。”

“云风,你姑姑在吗?”

“在。”

“好,我找她有点儿事情。”

朱心武大步走了进来,轻笑道:“师容,天还没黑呢,怎么突然洗澡了。”

李师容冷声道:“怎么,我连什么时候洗澡,盟主大人也要管吗?”

“当然不会,我就是随口问问,你怎么跟吃了枪药似的。”

朱心武冲着李云风使了个眼色,李云风转身退了出去。一时间,房间中就剩下朱心武和李师容了。这么多年来,李师容一直没有结婚,就这么孤零零地一个人,将李云风抚养成人了。而朱心武的老婆因为难产,在生下朱小仙之后也去世了。他也一样,没有再婚。

在江湖上,很多人都知道朱心武一直在暗恋着李师容。只不过,他一直没有表白过,因为他怕遭受到拒绝,两个人连朋友都做不成了。有一个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没有任何顾忌的人也挺好。

空气中,透着几分憋闷。

朱心武终于是打破了僵局,问道:“师容,我想问问你跟霍青……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什么怎么回事?”

李师容蹭下就跳起来了,就这样瞪着朱心武。

其实,朱心武也就是没话找话,随口问问,哪成想李师容的反应会这么激烈。她这是怎么了,跟往常有点儿不太一样。

朱心武道:“我听说……”

李师容叫道:“听说什么呀?我还真想听听。”

“没别的什么事儿,我就听说因为李云风的关系,你跟霍青闹得挺僵的。”

“对,是有这么回事儿。”李师容暗暗松了口气,冷声道:“那又怎么样?难道说,我能眼睁睁地看着云风,遭受欺负吗?”

“这倒是不能,不过,你也不能再冲着云风了。”

“什么?”

李师容挺激动,冷笑道:“朱心武,你别忘了,你的这条命是谁救的。要不是我大哥和乔卫兵,你还能风风光光地当大江盟的盟主吗?现在,他们都死了,李云风又是我大哥唯一的骨肉,我自然是要袒护着。”

朱心武苦笑道:“我知道,可是……”

“没有可是,谁要是敢伤害云风,我非杀了他全家不可。”

“你这样护短,他非捅出大篓子不可。”

“这是我们李家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

“好,好,跟我没关系。”

朱心武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跟李师容争吵。昨天晚上,霍青和魏无牙唱了一出水漫金山,把整个长老阁的村子都给淹没了。现在,罗世侯和长老阁的那些人,随时都有可能对大江盟下手。不管怎么说,大家伙儿都是一家人,没有必要非得动刀动枪的。所以,他晚上想请罗世侯过来吃顿便饭,大家心平气和地聊一聊,能和平解决最好。

如果不能和平解决,再商量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法子。哪怕是,让他让出大江盟盟主的位置,他也心甘情愿。

李师容问道:“昨天晚上大水淹了长老阁的事儿,真是霍青干的?”

朱心武点头道:“是,魏无牙亲口跟我说的。”

“我看,他就是存心想要挑起大江盟和长老阁的争斗,这样他好坐收渔翁之利。”

“不能……”

“不能?他满肚子花花肠子,鬼才知道他想的是什么。”

李师容哼哼了两声,又嗤笑道:“你以为罗世侯是善茬子吗?如果,他非要你的性命,你怎么办?”

朱心武苦笑道:“如果他执意那样做,我总不能束手待毙就是了。”

李师容道:“这就是了,最后还得武力解决。说说吧,你这趟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千万别跟我说,就是为了跟我说这几句话。”

“我想你去找一趟霍青,让霍青过来帮忙。”

“什么?”李师容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不得不又问了一遍:“你,让我,去找霍青?”

“对,这是他答应了魏无牙的。毕竟,这件事情是因为他引起的,他休想置身于事外了。”

“我怕我去找他,会控制不住杀了他。”

“为了大局,我希望你能冷静。”

“好吧!”

李师容瞪了朱心武两眼,朱小仙、魏无牙、战虎、柳杨花、青龙大法师、朱雀等人,哪一个不可以呢,唯独让自己过去。难道说,他知道了自己跟霍青之间的一些事情?想想今天在杂草丛中发生的一幕幕,李师容的脸蛋不禁有些火辣辣的发烧,心中不免又升起来了一团怒火。

大江盟四大护法之一的白虎,让霍青吸光了劲气,又让乌绾绾给杀了。玄武让于泽成给杀了,刚刚上任的玄武,又在前两天的争斗中,整个人都被废了。大江盟的十二生肖只剩下了魏无牙、战虎、梁绵绵、龙剑臣、蛇妖、胡药师、柳杨花了。而蛇妖和胡药师在百草门,好长时间没回大江盟了。

可以说,大江盟的伤亡相当惨重。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要是跟罗世侯、仙尊、人尊,还有剑长老、刀长老、佛长老等长老阁的人对着干,双方很有可能会两败俱伤了。那样,就等于是白白给了滇南叶缺、西藏的撒丹活佛,还有忽赤儿大汗等人便宜了。

这也是为什么,朱心武非要把霍青给拉进来的缘故之一。

多一个人就多一股力量:第一,霍青跟大江盟的怨隙相当深,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有必要把他给拉拢过来。第二,霍青的手底下有一帮高手,绝对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第三,昨天晚上水漫金山的事儿,就是霍青挑唆的,他既然已经搅和进来了,就甭想全身而退了。

李师容终于是答应了,问道:“晚上在那儿谈判,几点?”

“南丰大酒店,今天晚上6点钟,我已经把整个场子给包了。”

“好。”

送走了朱心武,李师容的一颗心乱糟糟的,再也难以平静下来了。说实话,她现在对霍青是又狠又怕,还有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小情绪。她就纳闷儿了,明明自己的修为比霍青只高不低,怎么就每次都栽在他的手中呢?这个混蛋,他的脑袋和他的修为、行事风格一样,都是那么的变态。

李云风走过来,问道:“姑姑,朱心武找你有什么事情啊?”

“没什么……我出去一趟,你在家中好好修炼,千万别给我出去惹事。”

“我哪有惹事……”

“闭嘴!”

李师容叱喝了一声:“你不聋也不瞎,你干的那些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

大哥李青主是多么英明神武的男人,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儿子呢?李师容苦笑了一声,从家中出来,驾驶着车子赶往了南丰影视。刚刚抵达南丰影视的大门口,她就见到霍青和叶慕侠、任轻狂、燕三,还有林俊辉、曲菲菲急匆匆地走了出来,看样子挺着急的。

嗤!李师容一横方向盘,车子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喝道:“霍青。”

“李师容?”霍青就是一愣,皱眉道:“你真当我好欺负是吧?一而再、再而三地来找我的麻烦。”

“我这趟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李师容跳下去了,冷声道:“今天晚上6点钟,大江盟和长老阁的人在南丰大酒店谈判,朱心武希望你能到场。”

“谈判?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现在很忙,必须得回一趟静安市……”

“要不是因为你水漫金山,大江盟和长老阁的关系怎么可能会急剧恶化?这件事情的导火索就是因为你,你必须得去一趟。”

“我要是不去呢?”

“不去?”

李师容挑着秀眉,冷声道:“恐怕,事情就由不得你了。”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