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沙龙国际 > 校花的极品特工 > 第六百二十七章 真水无形
    战斗愈演愈烈,枪声不绝于耳,高君凭借声音就能听出,最起码有六把*在同时开会,其中还有手枪的点射。

    强大的火力网,总会让攻击者产生安全感,而且交火的地方很窄小,为了避免误伤自己人,所以他们自发的选择了梯次性进攻。

    有人攻击,有人掠阵,在火力减弱的时候,耳机里突然传出了惊呼声:“这是怎么回事儿,子弹好像打入了水中一样速度慢的连肉眼都能看见,而且眼前怎么好像有一道水雾墙似得,我怎么看不到敌人啊?”

    高君一听不忧反喜,这正印证了他心中的猜测,立刻对上面攻击队说:“不要停,继续攻击!”

    他话音刚落,果然刚刚示弱的攻击又变得猛烈起来,同时高君对深入酒店的女队员说:“马上关闭酒店内所有的照明系统,打开所有排风扇,最好将酒店内部所有空气都抽空!”

    没有光源打开排风,王副校长身边那两个异能者就是废物,这么半天没有再看见光芒四射,狂风席卷,说明这俩人的能力非常有限,远远不是万虫之王和青草侠那种水准,还需要借助外力施展异能,只要切断根源,他们就只能靠王副校长勉强护着。

    这样的异能者一旦成长起来是非常棘手的,只是这次王副校长要鱼死网破的大战一场,尽情展示异能在人前,所以才将他们也召唤到了身边。。

    幸好高君及时召唤了大部队,在我们的地盘上,敢于我们正面冲突,就算天王老子也得扒层皮!

    高君此时信心十足,不用看也知道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形,三人中最厉害的就是王副校长,这老家伙上次被自己用韩悦的鬼混吓唬了一会,下意识的暴露了他的异能属性。

    老家伙的异能应该与水有关,就像刚才战士们说的,此时他们打出的子弹好像在高密度的水中穿行,速度肉眼可见,还有一层水幕遮住了他们的视线。

    可是,刚才高君已经让人堵住了所有下水口,并且关闭了上水,王副校长根本无水可用,显而易见,他也到达了以身化水,虚空化水的境界,就像青草侠身体就能变成植物,就像万虫之王拥有动物的特性一样,这可能就是他们的究极形态了!

    不过高君丝毫不担心,人力有时穷,在如此强大的火力压制下,就算是水德星君下凡,就算是青葫芦娃转世,也扛不。

    “大家别慌,这老妖孽就这点本事儿,而且支撑不了多久。”高君通过对讲机鼓舞着士气:“给他们一颗*,同时四队准备,爆炸后立刻绳降到窗口进行扫射。”

    高君冷静的说着,声音中已经出现了些许激动,战斗从开始到现在不过几分钟而已,除了开始的强光和旋风之外,队员们没有出现任何伤亡,这极大的激发了高君的信心,认定了对方不过尔尔,在强大的火力下,也只能勉强防御,根本无力反击,只要应对得当,就是瓮中之鳖。

    如果不出意外,刚才的安排就是最后一击!

    这次战斗虽然来得很突然,却意义深远,说明了异能者并不可怕,在现代化的武器之下,也玩不出什么花样。

    之前几次高君与他们作战,都是一对一,虽然也有设计布局,但却没有机会动用杀伤力巨大的热武器,搞得自己也是险象环生,而这一战,带给了高君无穷的信心。

    可是,高君到底还是低估了异能者的实力。

    之后的战斗按照他的部署,突击队员的火网改成了点射,目的只为压制敌人,而自己则在缓缓撤退。

    到了安全距离后,投弹手扔出了一颗普通*,杀伤力在五米左右,威力一般,支离破碎,血肉横飞不太可能,但酒店房间本就不大,就算家具摆设阻挡影响杀伤力,只爆炸的威力也能把他们炸成脑震荡。

    轰隆一声爆炸过后,楼顶上待命的四队几名队员立刻绳降而下,接上了刚才的火力,枪林弹雨疯狂的扫射。

    枪声过后开始真正的突进,高君只听得耳机中传来:“一名歹徒被击毙……两名歹徒被击毙……”

    高君越听越欢喜,可等了一会却迟迟没有听到第三名歹徒被击毙的消息传来。

    一定是王副校长逃出了生天!

    高君心里悚然一惊,立刻喊道:“退,快退!”

    高君的话还是慢了一拍,只听那房间中传来了可怕的声响,犹如巨浪翻滚,宛如惊涛拍岸,怒浪翻腾,强大的水流将几名突击队员冲了出来,直接从窗口坠落下来。

    高君心存侥幸,因为刚才绳降突击,并没有解开绳索,此时掉落也没关系,谁想到那股水浪仿佛利刃,一冲而过,竟然将坚固的攀岩绳都冲断了。

    几名队员坠落而下,尽管装备精良,防护严密,但从三楼的高度跌落,仍然会有生命危险。

    这次不用高君吩咐,刚才退开投弹的三组队员立刻折返回来,强大的火力疯狂的朝房间内扫射。

    下面备战的武警战士们也趁机冲到楼下,将坠落的几名突击队员护住。

    高君此前心中的激动与兴奋瞬间一扫而光,眼神中迸发出了冷冽的光芒,有战斗就有伤亡,这一点高君心里清楚,对他不会产生影响,只是敌人的强大与神秘,实在太棘手了,如果不想办法对付,伤亡会无限扩大。

    其他三队新一轮的扫射犹如狂风暴雨,这一次再没有什么水浪冲击,房间内也没有水雾遮眼,无数子弹打的墙壁全是弹孔,尘土飞溅。

    高君一边往酒店里冲,一边询问,所有的下水道是否都被堵住了,上水管是否做了相应的安排,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多少松了口气。

    刚冲进酒店大厅,就听到一声闷响,紧接着就是水流喷涌的声音,哗啦啦的听着流量不小,随后就是一声女人的惊呼声,在耳机中传来。

    “什么情况?你怎么了?”高君连忙问道,那是女队员的声音。

    很快,王副校长的声音传来,只是一改往日的低沉,此时充满了愤怒与狰狞:“高君,过来受死!”

    还没等高君开口,就听王副校长那边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紧接着还有呕吐之声,听起来撕心裂肺。

    高君心中一动,立刻朝着供水房跑去,从经理给的结构图看来,酒店的西北角有个供水房,里面是盘根错节的供水管道,还没靠近就险些滑到,地面上已经涌出了大量的清水,没过了脚面,而且水房中还有哗啦啦的水声持续不断,明显是水管爆裂造成的。

    高君站在水中,没有再靠近水房,而是看了看四周,随后喊道:“王副校长,辅导员高君求见,还请赐见。”

    没有人回答,但高君脚下的水却忽然沸腾起来,好像将近百度一般,剧烈的翻腾汹涌着,忽然几股水柱从水面弹出,宛如水流凝成的箭矢,朝着高君激射而来。

    高君虽然双臂几乎半废,但腿脚灵活,猛地向旁边一闪身避开了水箭,只听闷响传来,回头再看,那几股水柱竟然击碎了身后的一扇房门,可见力道之大。

    就在这时,水房中忽然又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嗦和呕吐之声,爆裂的水管仍然在不停的喷涌着清水,转眼间就没到膝盖了。

    “水是生命之源,节约光荣,浪费可耻。”高君大喊道。

    高君话音未落,忽然房里传来了水声,一个身影飞快的冲了出来,正是那女队员,飞快的朝高君本来。

    可想不到的是,两人之间突然涌起一道水墙,女队员猝不及防的撞了上去,水墙荡起一阵涟漪,女队员竟然没有冲过来,而是直接跌落在地上,额头都撞出了血。

    高君大吃一惊,伸手一摸,手轻松的穿过了水墙,并没有感到有什么阻碍,只是水在流动,可再一用力,水墙瞬间凝实了几分。

    高君恍然大悟,正所谓,水本无形,因器成型,柔中有刚。

    涓涓细流宛如春风轻拂,可惊涛骇浪却能毁天灭地。

    这堵水墙被凝聚成形,你越轻,它越无力,你越用力,它越结实。

    高君从容的迈步,身体轻盈的从水墙中穿过,就如同淋浴一般,全身湿透却安然无恙。

    将晕乎乎的女队员从地上扶起来,她揉着额头,惊魂未定的说:“他……他真的从水管子里蹦出来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让你放的东西呢?”高君无所谓的问。

    “放了。”女队员说道。

    就在这时,房间里又传来了剧烈的呕吐声,估计把苦胆都快吐出去了。

    高君心中大乐,直接对房间里喊道:“王校长,别折腾了,你这是乙炔中毒,而且情况还很严重哦,我建议你尽快出来,呼吸新鲜空气,最好是吸氧,然后尽快就医。”

    “乙炔?哪来的乙炔?”房间里传来王副校长痛苦的喝骂:“他妈的,一定又是你搞的鬼,你他娘的除了会用这种卑鄙的小手段,你还会什么,若不是你用假花迷惑了静文,你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听了他的话,高君顿时笑了起来:“看看,看看,你王副校长平时多沉稳的人,一向少言寡语,今天却废话连篇,这兴奋,多语也是中毒的症状之一,听话,快出来接受治疗吧。”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