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沙龙国际 > 末日刁民 > 第九百二十一章 赌注跟猪八戒
    王珊无疑是个十分节俭的老实丫头,硬是拦着陈光大带她们去下馆子,自己跑去买了一大堆菜回来做给他们吃,而这丫头似乎是知道陈光大跟白沐然不太对付,竟然硬拉着白沐然过来跟他们一起吃,连江诗琳都被拽过来一起作陪。

    “沐沐姐!你快尝尝我做的拔丝土豆吧,我刚学的呢……”

    王珊颠颠的把几样菜陆续端上了桌来,可一大半都是以土豆为主,而陈光大自从来了这里之后,终于知道什么是洋芋蛋.子了,就是眼前这些炒土豆、炸土豆以及煮土豆,不过西北这土地也只适合种这些东西,这里六十多万人口都是靠这东西养活的。

    “嗯!非常好吃,你厨艺又进步了……”

    白沐然跟她秘书李茹坐在一起,可脸上的笑容却分明带着几分尴尬,双眼至始至终都不朝陈光大那里看上一眼,而江诗琳也抖着二郎腿说道:“珊珊!你要知道强扭的瓜不甜,算了算了,说了你们也不懂,小谭你还不赶紧敬你的大恩人一杯啊!”

    “文哥!我敬你一杯,今天非常感谢你……”

    谭丽莎急忙站起来捧着一大杯啤酒,十分爽快的跟陈光大一起喝完,不过抹抹嘴之后她又笑着说道:“文哥!你放心好了,你借我那些钱下个月一定会还给你的,到时候我再请你吃一顿大餐,你可一定要来哦!”

    “还什么还啊,你陪他睡一觉不就两清了么……”

    江诗琳十分狭促的捅了捅她的小蛮腰,谭丽莎的俏脸当即就是一红,而白沐然也愠怒道:“僵小尸!你别在这散播你那些低级的价值观啊,肉体交易是这世上最恶心下流的事,丽莎她们可都还是黄花大闺女,你少污浊她们的心灵!”

    “黄花大闺女好啊,完事了还能让小赵再给她几十万,多划算呀……”

    江诗琳满不在乎的扭着她的小蛮腰,气的白沐然直接在她腰上拧了一把,但谭丽莎却赶忙摇头道:“我说了会还就一定会还的,你别把我想的那么低级,我再穷也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

    “那如果是有钱的公子哥呢,出个几千万你还不躺下吗,不然你成天打扮那么漂亮给谁看呀……”

    江诗琳略带嘲讽的看着她,明显是在含沙射影,而谭丽莎的脸色当即就是微微一变,赶忙坐下来也不理她了,但李茹却赶紧说道:“好了!吃东西还堵不上你的破嘴啊,对了小赵,我下午看你跟人在街上跑来跑去,是不是找到工作啦?”

    “对啊!我在殡葬公司给人卖墓地……”

    陈光大扶着啤酒瓶轻笑着点了点头,白沐然立马震惊的看向了他,陈光大也回以一个十分得意的神色,但白沐然却摇摇头道:“谁用了你这样的人也算是倒霉了,我估计田胖子他们公司距离倒闭也不远了!”

    “那咱们来打个赌怎么样……”

    陈光大放下筷子直接点上了一根香烟,冷笑着说道:“我这个月要是帮他们把营业额提高到两千万以上,你就答应我一个不违反原则的条件,反之我答应你一个条件,怎么样?”

    “两千万?你当你是谁呀……”

    白沐然愣了愣之后很快就不屑的摇了摇头,但陈光大却叼着烟说道:“你别管我是谁,我就问你白老板敢不敢打这个赌,我的条件也不过分,你要是输了就去走廊上大喊三声我白沐然是头猪,敢不敢啊?”

    “哈哈哈……”

    一群丫头们全都笑了个前仰后合,就连白沐然的秘书都憋不住了,白沐然更是给涨了个大红脸,一拍桌子就羞怒道:“打赌就打赌,你要是输了就去街上大喊三声我……我赵子文是猪八戒!”

    “噗哈哈哈……”

    江诗琳一下就把嘴里的汤给笑喷了出来,又趴在桌子上一通狂捶,然后挂着满脸的眼泪说道:“我说沐沐姐啊,你是不是没说过脏话啊,连猪八戒这个词你都想的出来,死基佬死太监也比猪八戒强啊!”

    “好!那就死太监吧……”

    白沐然不甘示弱的瞪着陈光大,可通红的俏脸却怎么也退散不去,不过气氛倒是因此而活跃了起来,几个小娘们嘻嘻哈哈的说说笑笑,陈光大时不时插上两句黄段子,又能逗的她们捧腹大笑,就连白沐然也忍不住笑了好几回。

    “文哥!你先出去一会再进来啊,我们要洗澡了……”

    刚吃完饭小财迷就把陈光大急吼吼的往外推,陈光大二话不说便跟着江诗琳她们一起出去了,谁知江诗琳却忽然一抛媚眼道:“去我屋里坐坐啊,我那还有半瓶红酒没人陪我喝呢!”

    “不去!我怕你勾引我……”

    陈光大摆摆手便直接趴在了栏杆上,心知这小娘们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而江诗琳果然捶了他一拳羞愤道:“鬼才勾引你呢,本小姐要是想找男人这一个小区都站不下,不过我问你啊,你凭什么有信心把营业额做到两千万,是不是有什么大项目啊?”

    “关你屁事啊……”

    陈光大趴在栏杆上头也不回,但江诗琳却凑过来媚笑道:“说嘛!我那正好有点闲钱,要是项目靠谱我就投一点,有了回报我给你抽成怎么样,我上午可还送了你两双袜子呢!”

    “我考虑考虑再说吧……”

    陈光大懒洋洋的回了一句,江诗琳立马偷偷做了个掐死他的动作,然后反身靠在栏杆上说道:“我倒是小看谭丽莎那丫头的眼界了,我本以为她会一狠心直接找你肉偿,谁知道人家压根就看不上你!”

    “废话!我一个穷屌丝没房没车,谁愿意跟我啊……”

    陈光大也转过身来点了根香烟,但江诗琳却叹了口气道:“谭丽莎是大户人家出身,她爸原来是位省长,她自己也是名校的高材生,普通男人自然入不了她的法眼,不过我觉得她再这么清高自傲的话,迟早有一天会害死她自己!”

    “清高自傲不是错,人家想找个好男人更不是错,她人长的漂亮出身又好,换成你难道不想找个更好的吗……”

    陈光大漫不经心的看着她,谁知江诗琳却甩了甩栗色的长发,傲然道:“谁不想钓个金龟婿啊,关键也得有这本事才行,算啦!不跟你八卦了,姐要回去敷脸了,我也得上点心找个白马王子了,哈哈~”

    ……

    第二天一大早,陈光大又是被《忧伤还是快乐》这首钢琴曲给叫醒的,简直比他的手机闹钟还要准时,并且在这么优美的钢琴曲中醒来,整个人都感觉轻松且文艺范了许多,不自觉就开始检讨自己有没有随地吐痰这种恶习。

    陈光大今天依旧没有急着去接触情报处的钱家樑,尽管朱飞跟从晓薇的事刻不容缓,但有些事越是着急就越不能蛮干,否则很可能把他们都给搭进去,所以他只是有意无意在钱家樑家附近转了转,了解到他一些私事后便回去上班了。

    陈光大才刚走进殡葬公司,崩牙田便急吼吼的把他拉进办公室说道:“小赵啊!你这办法到底靠不靠谱啊,我这回可是把身家性命都给投进去啦,万一不成功我这公司不但要倒闭,我自己也得找根绳子上吊自杀啦!”

    “你急什么,做生意又不是买彩票,哪有立竿见影的道理……”

    陈光大漫不经心的坐在了椅子上,又指了指他的龙椅说道:“田总!你要是想装文化人得先学学历史课,别到处跟人吹你这龙椅是金銮宝殿的,人家金銮宝殿那把都是假的,真正的龙椅在仓库里扔着呢,烂的都不成样子了!”

    “不会吧?我可是咨询过历史学家的,这把龙椅可是一比一高仿的……”

    崩牙田满是吃惊的上前两步,可陈光大啼笑皆非的摇摇头也不说破,他可是在金銮殿上睡过大觉的人,里面什么情况他自然一清二楚,不过丰满的女经理却在这时急匆匆的跑进来大喊道:“出来了,消息已经传出来了!”

    “怎么议论的,赶紧说说……”

    崩牙田急赤白脸的拉住了对方,而女经理关上门就低声说道:“那两个工人演的非常好,到处跟人说在牌楼村发现了皇族王陵,还把你交给他们的古董展示给人家看,不过……他们虽然嚷嚷的挺热闹,可大家好像并不怎么关心,毕竟这年头饭都快吃不上了,谁还管你什么古董和王陵呀!”

    “咱们又不是卖古董的,只要这个消息能顺利传播出去就好……”

    陈光大笑眯眯的摆了摆手,直接把崩牙田要说的话给堵了回去,然后又站起来说道:“你现在就去找电视台的记者,再把那个什么狗屁专家叫上,把声势往大了造就行,对了!那块地你买下来了吧?”

    “买了买了!我说我要盖栋别墅自己住,市里给我批了七十年的使用权……”

    崩牙田就跟小鸡啄米一样连连点头,现在这年月买房买地都非常简单,甚至还便宜到让你怀疑人生,而陈光大看了看手表就说道:“如果瞎子炳跟风水先生不掉链子的话,这星期之内你就准备接单大买卖吧!”

    “真的假的?谁愿意出五百万买块破地啊……”

    女经理将信将疑的看着陈光大,主要是陈光大看上去不但非常年轻,而且刚上班就成了她的顶头上司,小娘们始终都有点不服气的意思,但陈光大却看着她冷笑道:“谁告诉你五百万的,田总吗?”

    “我已经投了两百多万下去了,如果连五百万都卖不到,我还挣个屁啊……”

    崩牙田急眼一般嚷嚷了起来,生怕陈光大把他给忽悠了,然而陈光大却从他兜里掏出了一根大中华点上,不屑的说道:“你就这点眼界啊,那块地我要是不给你卖出一个亿,我立刻卷包袱滚蛋!”

    “顶你个肺!你可别骗我啊,我……我心脏不好的……”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