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主神崛起 > 第七百九十八章 祭品
    幽暗、漆黑的山洞中。

    克丽斯浑身几乎被汗水浸透,整个人还在不断颤抖。

    相比于她而言,旁边的三名埋葬者却是更加不堪,已经昏死过去,双眼翻白。

    就在刚才,吴明彻底放开气息,在绝对压制中,对他们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拷问。

    而倒在地上的三人,则是因为吴明对他们表现不甚满意,继而动用了更为损伤神魂的搜魂术法,纵然现在还活着,醒过来之后也难保不留下什么后遗症。

    “吾主啊……您就是我的天、我的地、我的生命、我的一切……”

    倒是克丽斯这个疯女人,仿佛有着受虐的隐秘爱好,此时流着口水,简直好像恨不得跪下来舔吴明的脚趾一般。

    ‘这女人莫非是个神经病……’

    吴明暗自翻了一个白眼:‘不过能从这样的组织中活下来,心理没有问题才是不正常的吧?’

    通过这几名埋葬者,他总算对于这个组织有了一定的了解。

    情况可以说好坏参半。

    坏消息是,这个组织背后,果然有着某个六级之上的存在。

    而好消息则是,那个存在似乎有些不正常,并非真神,甚至连一次降临都没有做到过,只能传下一些模棱两可的意志,甚至充满了前后矛盾。

    究其原因,自然是因为这位衔尾蛇之主,赫然不是一位真神,甚至连伪神都算不上!

    按照克丽斯的说法,应该是在距今数百年前,衔尾蛇之环的初代创始人,在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一个异界存在的启示。

    这个存在并非真神,却拥有着媲美真神的力量,并且还可以通过一系列献祭,将力量赐予过来,甚至还有血脉!

    就这样,依托着充满了血腥与蛮荒味道的祭祀,衔尾蛇之环这个组织开始隐蔽地建立起来,最初只是在几个家族内流传。

    而在那几个家族的创始人身上,都被移植了部分血脉。

    为了追求这种血脉的纯净,还有其中蕴含的力量,例如近亲通婚这样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

    顺带一提,这些埋葬者,就是失败结合的产物。

    要么是力量有着缺陷,要么是精神有着问题,或者兼而有之。

    特别疯狂与扭曲的,都被高层暗中处理了,而剩下的这些,就被废物利用了起来。

    而吴明则是有着不同的看法:“听起来很像啊……莫非无限之蛇的本尊,还未彻底死透么?果然是个麻烦……”

    像他这样的八级存在,已经在时光长河中烙印下了自己独特的印记,不仅诸宇宙唯一,生命力更是不可思议。

    哪怕本尊陨落,只需要一点时间,也可以从时光长河中再次复活出来。

    当然,无限之蛇的本尊比较惨,遇上了一个九级大能,连印记都损伤大半,直接陨落,复活之后,就变成了无限之蛇这个家伙在苟延残喘。

    但吴明显然低估了这种存在的生命力。

    冲击八级,需要收回诸多化身,但八级大罗之后,大罗金仙就没有了这方面的限制,随时可以化身千万。

    像无限之蛇那样的存在,在某个隐蔽的维度与位面留下了其它分身与后手,同样不值得多么大惊小怪。

    “从克丽斯的描述来看,这个化身的状态,明显不怎么好啊……”

    吴明摸了摸下巴:“也是……连真文印记都损伤大半,不论化身藏到哪里,必然都会被影响的……”

    对于八级大罗而言,他们的本尊就是时光长河中的烙印。

    如果烙印不毁,纵然怎么灭亡都没事,而反过来,一旦烙印有着损伤,纵然化身千万,存在于不同宇宙,也会在同一时刻受到完全一样的伤害。

    “所以,这个衔尾蛇组织,就是无限之蛇本尊当年遗留的一个分身,藏在某个半位面当中,连神智都损伤大半的家伙……”

    吴明最后下了定论。

    他连无限之蛇都吞噬了,自然不会害怕这个已经只剩半条命的分身。

    “不过……麻烦还是要尽快解决才好,并且……这个衔尾蛇组织,似乎有着接手的价值呢……”

    不得不说,吴明现在倒是有些心动了。

    一名大能经营了数百年的基业,对于他而言也有着一点吸引力,纵然他用不到,瑟尔大陆将来也一定用得到。

    并且,作为继承了无限之蛇一切的人,他完全不需要冒充什么的,直接就可以将统治权轻轻巧巧地拿过来,就好像对待克丽斯她们几个一样。

    “克丽斯!”

    想到这里,吴明立即看向了乖巧得不像话的克丽斯:“现在你们组织中,是黑蛇在主事么?”

    “没错,黑蛇完美地继承了大人的血脉,成年之后就自动进入圣域的位阶,此时已经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地步!”

    克丽斯卖队友卖得毫不犹豫。

    毕竟,来自血脉深处的信息,令她对于吴明根本提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来。

    “他人在哪里?”

    吴明直接问道。

    “南方大沼泽中,黑蛇还有一个表面上的身份,黑森林堡伯爵!”

    克丽斯又提供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消息:“整个伯爵家族,都流淌着大人的血脉……”

    ‘实际上,是无限之蛇的血脉!’

    吴明暗自翻了一个白眼,却没有直接反驳,而是吩咐道:“带我去!”

    “遵命!您的意志就是我的使命!”

    克丽斯肃然点头,眼睛里面浮现出一丝嗜血的光芒。

    ……

    南方大沼泽,黑森林边缘。

    这里距离大陆东方的伊文斯港南辕北辙,纵然用上最好的马车,也需要在路上奔行数个月才能到达。

    当然,在本世界各种传送术法的支持之下,吴明来到这里,只需要一眨眼的功夫。

    南方大沼泽隶属于波德王国,附近的黑森林地域也颇为广大,当然,因为恶劣的环境,没有多少人口与出产,因此册封于此的黑森林堡伯爵,也得不到多少重视,在王国之内就是一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角色。

    论财富与奢侈程度,与掌握港口的伊文斯伯爵更是没得比。

    只是,斯坦王国的人都不知道,在这位黑森林堡伯爵的面具之下,还有着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

    深夜,紫色的月晕洒落而下。

    城堡之内,黑森林堡伯爵,衔尾蛇组织的头目黑蛇感受着月晕中的力量,脸上浮现出迷醉之意。

    “又到了献祭的时间了,祭品准备得如何?”

    他向自己身后的管家问道。

    “没有问题,我们花费重金,收集到的都是上好的货色,一共八名来自不同地域的少女,年龄在十五到十八岁之间,并且,都还保有着童贞,想必吾主一定会喜欢她们的!”

    管家以一种刻板的语气回答,从他这种平淡的态度中,就可以知道这种事情早已不是一次两次了。

    实际上,作为一个血脉中流传着力量,更加类似术士的家族,黑森林伯爵家族所使用的管家,历代都是从最忠心的分支中选拔,体内同样有着那名伟大存在赐予的血脉,是衔尾蛇的自己人,忠诚度自然有着保障。

    “很好,另外……克丽斯她们,还是没有消息么?”

    黑蛇皱着眉头:“如果完成任务,他们在第一时间就会通知我的,这情况很不寻常……”

    “请恕我直言!”

    管家微微躬身:“克丽斯小姐并非是一位遵守规则的人,而浩克他们,说不定已经被她干掉了……”

    “这倒很有可能……”

    黑森林堡伯爵叹息一声,揉了揉眉心:“克丽斯继承的血脉,实际上相当完美,天赋也很好,如果不是精神上有问题的话,绝对是我们组织最出色的后裔之一。”

    “因此,我才对她诸多容让,没有让她成为吾主的祭品!”

    管家听着,身上却是一个激灵。

    那名赐予黑森林堡家族力量与血脉的存在,是一个疯狂而愚昧,又充满血腥欲望的家伙。

    不仅喜欢青春美丽的少女作为祭品,更喜欢带有强大力量的活人祭祀。

    特别是,如果这种祭品,还是它的血脉的话,反而更受欢迎。

    因此,在诸多家族内部通婚所产下的一系列失败品中,有很大一部分都被废物利用起来,作为献给神祗的祭品而处理掉了。

    “主人,仪式已经准备好了!”

    这时,城堡的卫队长进来,眼睛中浮现出竖瞳。

    很显然,这个城堡中的高层,大部分根本就是衔尾蛇组织的人。

    “嗯!”

    听到手下禀报,黑蛇也终于暂时放下了克丽斯的事情,与管家还有卫队长来到一处地下密室。

    广阔的地下空间中,一个黑色的祭坛颇为明显。

    而在洞窟顶部,密密麻麻,针眼般大小的孔洞比比皆是,让一丝丝紫色的月华透落下来,在祭坛上流光溢彩。

    此时,在祭坛边上,早就围满了衔尾蛇的信徒,最中心则是八名被剥去衣物,神色惊慌的少女祭品。

    “希望这次的祭品,能令吾主满意吧!”

    黑蛇看着这幕,却是叹息了声。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一段时间内,他家族世代供奉的这名存在一下就变得很奇怪,连沟通都很少回应,只知道一个劲地索要更多的祭品,就仿佛刚刚受过一场重创一样。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