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主神大道 > 第1333章我是人,非神
    “这还不是之前的事情给闹的?虽然我横推了不少华国在外占据的军事基地,又是打断了十几条那什么机甲制造线。但莫要忘了,我还是顶着一个“人畜无害”的buff,真大开杀戒的话,这不是自我破格了吗?毕竟说到底,我是人,你才是神。”

    面对着赵奇的调侃,赵老师也没好气的就回应了一声。

    人是有极限的,而神还没有。

    这是一句戏言,这是一句妄言,但在这里就是一句真言!

    “这样啊。”赵奇微微点头,伸手拂过这个寂静而又死寂的时空,对着于他一样面孔的赵老师询问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那我们就要面对这个现实。说吧回溯时光,人格洗脑,真虚实幻之间的替换,或者干脆直接舍弃了这条时间线,再开辟出另外一条无限时间线。

    要不干脆就是从源头处扭曲几个节点,将这个国家从过去替换掉怎么样?就比如说直接炸了在当时的嘉兴湖里的那条船?或者是……直接从过去磨削掉几个人影,直接造成历史线上的大崩塌,这怎么样。”

    “神”的眼眉微垂,如神亦似魔。他随意伸手在半空中一拂。刹那之间只存在于“无限世界”概念中的【岁月命河】就以生生具现而出,涛涛之“水”如海如江般流淌冲刷而下,径直将整个世界淹没。

    不觉间一条又一条的时间线,就已经顺从他的意志被开辟出来,静静的在他的指尖蜿蜒荡漾。

    而只是转眼的功夫,整个太一真界的【过去】就已被生生摄取在了他的掌心,而在他的几根指头上一道道虚幻史诗与过去在渐渐成真。

    祂们两人看似相同,却又不同,人神两相,位格升华,互为表里,但也互为超越时空之外的畸点。

    两人分属于太一之“人”与太一之“神”,皆是太一的绝对侧面。但两者之间即是泾渭分明,但又如似天平架的两端,随时随刻可以肆意变换。

    相同,又不尽相同。一语就道破了其中的天机。

    同样的一件事,其实两个人有相同的记忆,相同的经历,乃至是相同的力量。但他们的的选择却是绝对不是相同。

    人神两相,在彼此相互对立,又是相互重合的这条极其简陋简单的时间线上,这本身便是充满着无数的不可确定的【可能性】!

    毕竟说到底,赵奇只是一位在“无限世界”之中可以使用出十五阶力量的伪十五阶而已。

    神魔位阶的提升,每一丝的变迁,在放大到了最高处时,都能够造成无数不可预测的恐怖后果。

    这一点,在位格到了近乎十四阶之后,就是尤为的明显。

    甚至于明显到,即使同属于十四阶,但可能两者之间的差距,比一阶到十四阶更大!

    越是在多元虚海之中畅游,赵奇越是能够对那些真正占据虚海最顶端,伟力不可估量,难以形容的诸多十五阶们,抱有深深的敬畏之意。

    纵使现在对于那些存在而言,赵奇的世界只是相当于路边了一块废石,没有丝毫吸引祂们视线的可能。

    但对于赵奇而言,如何能在那些存在的伟力之下自保。

    如何能在祂们的视线意志下,真正确认,自己此刻的所想的,真的是自己此刻的所思所想,而不是某些存在强加在自己身上的一些另类之物。

    换句话说,在某些存在的眼中,赵奇本身就应该一本,早已经被确定好开始与结尾的书籍。

    但而这样的体现对于赵奇而言,无一就是一场灾难。毕竟连自身的【可能性】都没有办法维持,他又谈何真正突破十五阶?

    拥有自身不可改变的【绝对性】,和拥有自身无限可能的【可能性】,才是赵奇能够真正踏足多元虚海,面对那些十五阶的自身最高位格的体现!

    而“人神两相”,这是代表着,在任何时间点上的任何事情的发展,赵奇都有着自身的独特不可确定。

    只有【人我】与【神我】彼此点头,或者是相互间,两者意志出现某些重合,属于赵奇的混沌与未知,自高维上赵奇自身观察、确认、定义后,才是能被真的被“确定”!

    亦是真正诞生出至一、唯一、绝一的“太一”!

    这是赵奇本身为了摆脱那些十五阶之上存在们,祂们视线与意志对自身干扰,而做出的种种努力之一。

    事实上,也唯有这样的“双元双相·无限太一”的状态,方能够将赵奇从之前是十五阶的无限道化状态中拉下来。

    因为那样的状态,根本就不被赵奇的【神】与【人】承认。既然不承认,自然就不存在所谓“道化”的可能,也自然也可以被其轻易替换!

    就如现在,赵奇【神】的一面已经做出了决定,只要【人】的一面认可,那对于华国而言,就是象征着一切将被替换。

    过去不存在,现在不存在,未来自然也不存在。

    “来——按照我“人”的意志,来改变吧。”

    赵奇目光悠悠荡荡,似乎根本没有丝毫异象。但在他一掌之中,又一捧幽水荡漾,似乎是托起了此刻的“华国”过去未来一切的宙光可能。

    祂为神,有神的视野,更有神的意志。从一开始他就对华国心有偏向,而现在……在一系列事件发生后,他亦是可以将一切的都收回。

    “哈哈哈哈……你就不要勾我的怒火了,这样的事我要是想做,还要你在这里给我显摆?岁月命河之外那废弃的一万多条时间线堤坝,你当我眼瞎了不成?把这只手给我拿到一边去。”赵讲师翻了翻白眼,随意就把赵奇的左手推向了一边。

    “这些只不过是从最坏里面,选出不太坏的而已,都没甚意义。这个世界我就算是洗脑洗上一次又一次,时间线偏移舍弃替换了一次又一次,又能怎么办?只要我在这里,总是会发生这一幕的。毕竟“人”总归是一个群居的社会生物的。真的出上一点事,就要舍弃时间线,开天辟地再塑乾坤,洗脑时空什么的,我这小日子还过不过了?这里事你不要管了。”

    他是人,有人的想法,更在履行人的举动。国家,本身就一个暴力的综合聚合体,这一点,就算改变无数次时间线,时光轴都没有任何意义,也根本就没有办法苛求。

    “可以啊,“人”的事情你自己把握就好。”赵奇想也没想,挥手就是准备将手中的所有【可能】尽数揉碎。

    “等会儿。”突然赵讲师又是抓住了赵奇的手。

    “又怎么了。”

    “把那几个把我惹毛的家伙,以后的时间线都给抹掉吧。我突然想起来了,那些个官员现在都被打了下来,但好像他们只要风声过了,就能暗箱再提拔,然后指不定再到哪个地方祸害其他人。

    我寻思着可别以后又走到我面前,再来恶心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咔嚓了。”

    “呵呵呵……随你。”赵奇咧了咧嘴,随手就是挑断了千百来根水线,下一刻便是把手中的所有异象尽数拍碎。

    ……

    似乎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岁月命河的涛声,仿佛再一次响动。

    世界再一次变得鲜活艳丽起来。一切也仿佛都没有再发生变化……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