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沙龙国际 > 重生之传奇时代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凶险
    10月27号,WTI原油报收52.41美金。

    28号晚,美国EIA原油库存公布,不同于API,这是美国能源部的官方报告。

    数据再次显示,美国当周库存增加七百万桶,由于API和EIA净增,美油布油双跌,WTI原油期货收盘价跌至50.78美金,单日跌幅超过3%,三日累积跌幅近9%。

    至此,陈乔山账面获利超过三千五百万美金。

    面对飞速上涨的数字,陈乔山已经没有多少感觉,他这几天倒是养成一个新习惯,每天晚上,总会和艾略特去兰桂坊坐一坐。

    29号,是10月最后一个交易日。

    听说陈乔山明天要回燕京,艾略特跟往常一样,刚入夜,便拉着他去喝两杯。

    金融业高风险,工作时长超限,排遣压力的方式不多,据说兰桂坊九成以上的消费来自于附近的金融狗。

    这次交易并不涉及UBS,但作为私人财务顾问,艾略特出力不少,陈乔山自然不会忘记他的酬劳,除了工作上的事,两人的关系也处得很是不错。

    今天碰到点意外,刚进入花园道,艾略特那辆全新的凌志便被堵住了。

    这里是中环的金融核心区,中银大厦、长江中心近在咫尺,看着前面堵在一起的车流,陈乔山问道:“不都是过海隧道堵吗,这里怎么也堵车?”

    艾略特也有些疑惑,“不清楚,我这也是第一次遇到。”

    好在可以从香港公园绕行,待到经过文华东方,陈乔山忍不住朝路边多看了几眼,去年愚人节,张国荣就是从这家酒店顶楼跳下,转眼已经过了一年。

    等绕过一个路口,两人才看见,距离东方文华不足四百米远的地方已经被拉起了警戒线,还有警员在值守,难怪被堵住了。

    陈乔山问道:“那边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警察都封路了?”

    “我半小时之前还从那开车经过,当时什么事都没有。”艾略特也不清楚,他也没当回事,香港太小,是藏不住秘密,“先去酒吧,要不了多久就清楚了。”

    果然,刚进那家常去的酒吧,墙上的电视里便闪过刚才街头的画面,只不过晚了几秒,新闻已经播完。

    这家酒吧氛围比较安静,很适合闲坐,陈乔山正是喜欢这里的环境,才愿意每天过来坐一坐,他照例点了一杯没有酒精的鸡尾酒,艾略特则要了一杯马丁尼。

    “陈,来酒吧就是为了放松心情,你不碰酒精,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缓解压力的?”艾略特扬了扬手里的柯林杯,语气中带着几分调侃。

    “我根本就没有压力,用不着缓解。”陈乔山半真半假地回了一句,在行情没有逆转之前,他还有几分担心,如今局势完全明朗,压力自然为之一空。

    二百万美金起家,短短几个月,陈乔山的资本已经翻了近二十五倍,这中间的波折艾略特都是亲见的,要说没有压力,他肯定不信,“陈,后天晚上美国非农数据就要出来,塞行情肯定会有波动,你这么着急回燕京,到时能赶回来?”

    陈乔山说道:“有些生意上的事得回燕京处理,这边你盯着就行,有情况随时电话联系。”

    在香港,风水之说盛行,陈乔山连续两次赌对了行情,艾略特心里也有过探究,除了眼光之外,他更愿意相信陈乔山是运气使然。

    金融行业入职门槛高,但除了经验之外,气运也是必不可少的,毫无疑问,在艾略特看来,面前的年轻人无疑是幸运者,“OK,我会帮你盯着的,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来?”

    陈乔山说道:“这次得耽误几天,具体现在还不好说,最长一周吧。”

    这次可不止是去看房,联想有意投资绿盟科技,董英跟对方接触过,条件已经了解清楚。

    陈乔山已经跟高力伟约好,准备正式接触一下,不管是联想还是高通,总得拉一个投资人,而且朱敏也到了燕京,昨天来过电话,正好可以聊一聊风险投资的事。

    “艾略特,你再去跟几家券商接触一下,尽量压低对方的报价。”仔细考虑过后,陈乔山不打算放弃做空中航油。

    机会摆在那,与其便宜旁人,倒不如他多捞一点,而且做空是正常的市场行为,即便消息泄露,也没什么可指摘的地方。

    艾略特眉头一皱,“陈,中航油昨天公布了第三季度的财报,营收同比增长34%,业绩情况良好,受此影响,这两天股价上涨了7%,这个时候想从券商手里拆借股票应该不难,但你有做空的把握吗?”

    陈乔山心里很是无语,眼看都到了破产的境地,中航油的财报竟然能做成大幅增长,不服不行。

    业绩越是优良,做空的的成本越低,风险也更大。

    作为新加坡的明星上市公司,在危机没有爆发之前,中航油相当于新加坡股市的大蓝筹,利好时找券商借股票,成本想必能压低不少。

    煮熟的鸭子是飞不了的,对于陈乔山而言,做空的风险接近于零,他看着艾略特说道:“谈不上有把握,你应该知道,国内原油还没有市场化,目前价格波动剧烈,中航油主营业务在国内,我不太相信他们三季度财报的真实性。”

    艾略特眼神闪了闪,问道:“你是说他们财报造假?”

    对于一家上市公司而言,这是非常严重的指控,如果消息属实,里面就有很多文章可做。

    与一般的做空机构不同,陈乔山完全不需要发起主动攻势,只要在恰当的时机入场,等着危机爆发即可,他摇头道:“只是怀疑,没什么证据,再说了,我是看空,没有主动搅混水的意思。”

    艾略特摇了摇头,似是不信陈乔山的理由,不过他并未追问,而是又向酒保要了一杯马丁尼,当他正准备跟陈乔山继续讨论做空中航油的具体方案时,却见对方正盯着墙上的电视。

    “……今天下午六时许,某男子在中环渣打亚洲大厦跳楼身亡,记者获悉,该男子时年31岁,系某国际投行期货交易员,近期原油期货市场和贵金属走势纷纷跳水,令无数炒家亏损严重,死者据传疑为投机失败,造成巨额亏损……”

    陈乔山早就听说过,金融业位居十大高危职业的榜首,自杀率居高不下,但他还是首次近距离感受死亡。

    金融本身就是零和游戏,细究起来,市场中的人都脱不开干系。

    突然看到这则新闻,陈乔山难免心情压抑,他看了艾略特一眼,后者会意,拿起手机拨了出去。

    过了片刻,艾略特挂断手机说道:“情况清楚了,这人是王姓香港人,JP摩根的期货交易员,他违规重仓期货铜,前天LME铜单日暴跌10%。”

    艾略特没有继续,结果已经不问可知,单日跌幅10%,对于高杠杆交易来说绝对是灾难。

    好在不是原油,陈乔山心里的阴郁总算消减了些。

    他端起面前的鸡尾酒一饮而尽,虽然不含酒精,但是浓烈的芹菜汁夹杂着薄荷的味道,也给人以足够强烈的味觉刺激。

    陈乔山把空酒杯放在吧台上,起身道:“走吧。”

    艾略特看了看表,说道:“要不再等一会儿,我的助理应该还要一刻钟才能到。”

    虽然只有十分钟的车程,但陈乔山宁愿坐地铁绕一圈,却也不愿在今晚经过那个路段,“你等着吧,我坐地铁回去。”

    酒驾在香港最高能处以三年的监禁,作为金融人,艾略特可不敢以身试法,见陈乔山表情有些凝重,他问道:“陈,你没事吧?”

    陈乔山笑道:“我都没碰酒精,能有什么事?”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艾略特能感觉出来,陈乔山心里应该是有所顾忌的。

    在他看来,陈乔山与王姓交易很有几分相像,都是赌市场的单边趋势,只不过赢家身家倍增,输家跳楼殒命,生死都被市场牢牢掌握着。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