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沙龙国际 > 仙途遗祸 > 1336 仙海城后人的作用
    原彦央心乱如麻。身为儒修,他现在也只能想明白一些很简单的事。

    比如说,林枫言不是不护着他了,而是察觉到了那些黑影不会攻击他,这才放手进行验证。

    原彦央不知道,那些黑影要是攻击他,林枫言来不来得及救援。现在显然也没有必要追究这些。

    现在的重点是……

    为什么那些黑色的东西不攻击他?不但那些有人型的东西不攻击,甚至连那些完全没了人形的东西,也不攻击他?

    真的,和他仙海城遗孤的事情有关吗?

    林枫言那边,之所以会有这种试探,一来,他需要负责护住原彦央,这就让他清楚的察觉到,那些黑色的东西非但没有主动攻击原彦央的行为,甚至还隐隐有些避让的感觉。对剑修来说,这种感觉就是最可靠的了。

    二来,他想起了定海城五色试炼里面的那个“吞天魔修”。

    因为那魔修主要在北海仙坊那边兴风作乱,没怎么闹到定海城那边去。后面的梦域事件将整个定海城都卷进去了。大量的信息之下,这个吞天魔修的事情,就几乎无人关注了。

    但因为水馨很认真的查过的关系,林枫言也算是知道了水馨的各种猜测。最靠谱的一种猜测无疑就是--

    那是个倒霉的剑修,死后身体被人炼制成了傀儡一般的怪物,然后又被人带入了五色试炼的幻境世界,却被万色莲或者秘境选中,赋予了力量和任务。本来,这家伙也只要遵照秘境或者万色莲赋予的任务行动也就是了。但他的身体里,却似乎残余着对妻儿的眷念。

    会忍不住去探视,忍不住现身救援。

    如果这些黑影不攻击原彦央,会不会有类似的原因?

    这些黑影之中,夹杂着大量的人形。不能不让人想到,是和吞天魔修一样,经历了什么特殊而邪恶的转化。

    鉴于这里居然还有分封土地,和儒修官印结合的效果,这就不可能是天道改变之前,道修玄修们的遗留。只能是明国划分了十二道之后的事情。

    可在北方三国,户籍的管理是比较严格的。

    从天脊上的遭遇来看,哪怕是那些被送到南方的孩子,有修仙资质的家伙,其实也有不少在北方的掌握之中,只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愿意闹出民乱来而已。不再掌控中的不会太多,尤其是大人。

    想要在北方大量的杀人,是很难不引起官方的注意,不引起追查的。

    林枫言自己的经历也算是说明了这一点--他出生的图腾一族的村落,完全是自给自足,避世而居,在深山老林里,和外界的交流很少。哪怕是北方的大地换了主人,图腾一族也保持着万年来的状态。

    饶是如此,当图腾一族被灭族,他跟了他的养父母之后,因为自小就有完整的意识,也听到过消息,当地的官府发现了图腾一族的惨状之后,也是仔细调查过的。他的养父母,也接受了任务,参与了调查。他知道,他们还挺尽心。

    只不过……组织显然棋高一招。

    图腾一族又到底没有户籍,不算是真正的领民,这桩惨案,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图腾一族这一类的,没有户籍的存在能有多少呢?

    偏偏,如同血海魔器之类邪恶的术法,往往是需要同时取走大量人命才行。一个一个的杀,几乎不会有效果。

    想想北方三国最近的大规模伤亡,毫无疑问,也就是仙海城了。

    几条线索被林枫言串在了一起,才有了之前试探的举动。

    没想到还一次性试探成功!

    原彦央在那里心乱如麻,不敢肯定,林枫言却是已经确认了。当然,这种确认不是因为原彦央的待遇,更多倒是因为水馨--水馨也在附近,她也在调查卧龙山脉的异状!

    以她的运气,一般想调查什么就能碰上什么。

    再来……林枫言能猜得到组织现在的想法。

    组织想要深入北方三国,来杀死水馨,是不可能的事情。既然如此,至少也得给水馨制造一个敌人吧?水馨的身世,自然是最好的导火索。二十年前遗失的宗室女,谁能不想到仙海城惨案呢?

    就是卧龙山脉本来不会出事,只要和仙海城有关,组织都能让之出事!

    当然了,就算是心中已经大抵有了定论,林枫言也不会认为这百分百的正确。何况,就算是真猜准了这些黑色影子的来历,又不等于找到了这些黑色影子的弱点!

    还有一个懵逼的人是应阳秋。

    他还以为林枫言是放弃了原彦央呢。结果……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应阳秋大声问道。他能确认的也就一点,林枫言似乎知道原彦央不被攻击的原因,并非是原彦央和这个地方的幕后主使有勾连。难道这是林枫言非要带上这个累赘的原因?

    林枫言没有回答。

    正在心烦意乱的原彦央听见了应阳秋的呼喊,本能的接口,“这里,真的和仙海城有关?林前辈,你想说我的父母也在其中吗!?”

     “什么!?”应阳秋再次惊呼。

    他似乎都忘记自己要寻找黑色影子的弱点了。

    林枫言很无语,“天道早变。”——损人神魂是要受到天罚的谢谢!顶多就是尸体被拿来做什么了好吧?

    原彦央乱糟糟的脑袋转动了好一会儿才算是理解了林枫言这不算直白的信息。

    正不知道接下来该思考什么,远远站着的安锦,也从几人大声的交谈之中,听出了几分端倪。场面很混乱,若非是这几句交谈,安锦还看不出原彦央已经被放养呢。

    他的脸色沉肃下来,“竟然是禁卫军的弱点吗?这样的人,可不应该存在。”

     安锦自言自语的道。

    他拿起官印,一道金光突兀出现。无视了围在三人周围那密密麻麻、各式各样的黑影,金光从斜下方射向原彦央!尽管中间隔着不少黑影,却仿佛空气一般,没有对金光造成任何阻碍。那速度,那力道,一眼就看得出来,绝非原彦央能够躲开!

    原彦央也压根儿就没注意到有那么一道光芒出现!

    但是,就在这道金光即将从原彦央的下腹穿过之前,另一道剑气却凭空出现,将之撞飞。

    原彦央在两道光芒相撞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在生死门前走了一遭,顿时所有乱七八糟的思绪全部不翼而飞,出了一身冷汗!

    那道剑气,他还是能察觉到的——林枫言没有彻底将他放生!

    原彦央心念电转,大声喊道,“我该怎么做?”

    且不论这里到底是什么来历,那些黑影到底为什么不攻击他,林枫言又是不是早就知道他在这里的特殊……他现在在这里都确实有着特殊的地位!

    应阳秋虽然没有出手救援,但是,林枫言帮忙的那一刻,他也察觉到了。

    应阳秋有些惊悚——安锦那家伙他也一直都关注的。可那么突兀的出手,却是没有任何煞气和杀意什么的出现啊!简直像是想要碾死一只蚂蚁……可看他的表现,他对原彦央的态度,可不仅仅认为对方是一只蝼蚁啊!

    这么毫无杀意煞气的杀人,对剑修来说,实在是顶顶讨厌的对手!

    不过,就算是没有杀意煞气,安锦的态度也很明显了。

    原彦央要是无关紧要,收拾了他们两个,他也就活不下去了。何必提前针对?

    但要说这人到底有什么特殊,应该怎么利用,应阳秋也同样等着林枫言的答案。

    然而……林枫言也不过是灵光一闪而已。

    他是敏锐不假,但正常来说用来破局的手段也是武力好么?

    林枫言的脑袋转了两圈,想了想自己所知的北方的信息——就算是出个没用的主意乃至于馊主意,也比什么都不做的好。

    “后人身份,祭文!”林枫言道。

    以仙海城遗孤的身份做篇祭文?

    林枫言说得挺清楚了,原彦央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他松了口气,并迅速往嘴巴里塞了一颗丹药。他也没消耗什么文力,但是他现在心神紊乱,并不适合创作文章。

    这丹药的作用,不是用来恢复文力,而是用来帮助静心的。

    毕竟在儒修的战场上,被搅乱心神的事情也挺常见。而儒修的发挥,又往往和战场的文思有关。是以有需求就有结果——总不能指望战场上永远有辅助,能弹琴焚香什么的来帮助静心凝神吧?

    有了丹药的辅助,原彦央感觉好了很多。

    然后,感觉就重新回来了。

    仙海城的祭文?

    仙海城相关的诗词文章,他都不知道写了多少!这些文章都不曾公之于众,拿出来是都会有“原创”效果的。

    但是,刚刚知道,仙海城可能是全城做了某些邪术的祭奠,自己父母的尸体就算是落到了妖兽的口中,也远远比这个结局更强!稍稍反应过来之后,愤怒携带着更新的灵感,源源不绝的涌上!

    袁彦央取出纸笔,上好的文页自动悬空,而笔则是他准备用以形成本命文宝的东西,如今也已经是顶级灵器的水准了。墨汁自动在文笔的笔尖处成形,文页上,一个个文字成形。

    文字出现的速度并不快,一分钟顶多出现了五十个。但雪白的文页上,每落下一个字,那字就主动泛起红色的光芒。随着字数增加,所有的文字,都在红光中又泛出了金色来。甚至金光还越来越浓烈,渐渐向“耀眼”的方向发展!

     在这期间,安锦又发动了好几次攻击。

    不过,这位龙泉府知府的战斗意识真心不怎么样。甚至连斗境都只将将达到意境的层级——感觉上,统考过后,就没有进步过了。甚至,保不定都有些下降。法宝再是强劲,受到斗境的拖累,也无法发挥出最大的效果来。

    这数次攻击都被林枫言轻松拦下。

    若非黑影实在是密密麻麻,法宝的防御也不需要什么斗境,连安锦自己都被拿下了——应阳秋轻松了之后,已经试探了好几次。安锦原本的闲适淡定,随着文页上的字数越来越多,也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

     至于那些黑色的影子,至今林枫言和应阳秋都没有找到彻底消灭他们的办法。但是,随着祭文的字数增加,那华丽的文采与深沉的情感,伴随着蔓延开来的金红色光芒,却是显然影响到了黑色的影子。

    那些影子的动作变得越来越迟缓,被林枫言两人斩中以后,恢复得也越来越慢!

    也因为那金红色光芒缘故,安锦都能远远的看见,原彦央到底写了些什么。

    看得出,祭文的字数不是太多,现在已经渐渐到了收尾的时候——一旦原彦央能漂亮的完成祭文,到时候,祭文必然能发挥远胜于现在的力量!

    “退下!”安锦终于忍耐不住,大声喊道,“看来,光是禁卫军,已经无法……”

    一个个变得迟缓的黑色影子渐渐地消失在了黑色的“地面”和两边的峡壁上。

    安锦正要说下去,但是,他的左上方和右上方,却同时出现了两柄颜色迥异的本命灵剑!两柄灵剑,一先一后,将他官印形成的防护层刺穿!

    可也就在两柄灵剑即将刺入安锦身体的同时,两股黑气从他的身体里蜂拥而出,看似轻薄无物,并不比周围的黑气浓密太多,却是牢牢的锁住了两柄本命灵剑。

    应阳秋露出骇然之色。

    林枫言倒是神色不变。

    剑光闪烁之下,锁住了他本命灵剑的黑气瞬间支离破碎。但林枫言的剑,最终也只是刺入了安锦的左肩,将他的左肩,削下了一部分。

    雪白的肌肤连带着一大块看似正常的肉落在了“地面”上,却是瞬间燃烧起来,消失不见。

    而在林枫言削开的创口上,黑雾涌动——原本的身体,迅速重新成型!

    应阳秋趁势也拔出了本命灵剑。

    ——看起来,安锦不仅仅是被洗脑了而已!

    “……该让你们看看,陛下真正的力量了!”安锦仿佛对身上的重创毫无感想,脸色阴沉的说道。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