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沙龙国际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三百三十章 疑惑的提示
    另外一边,独自行动的唐子欣也是顺利的找到几条线索,却也是不明不白,云里雾里的。

    “怎么会找不到呢?”

    唐子欣神色微微露出几分烦躁,陈慕那边正在拖延着李辰、陈赤赤他们,她这里还找不到关键性的线索。

    唐子欣将一楼搜完之后,走进接待大厅,在大厅的中间位置摆放着一座充满科技气息的兑换台。

    这正是最终决赛中最重要的地方,这里是将他们所有提示线索融合为一成为钥匙开启龙神玉玺的地方。

    这里面封存着各个朝代的帝皇玉玺,兑换台上面分别有着应对各个朝代留下来的按钮。

    上古、夏、商、周、秦、汉、陈、天、晋.......等等封存在历史中的朝代之名。

    黄帝便为上古年间的大帝,也是陈慕、唐子欣意想中的玉玺就是黄帝玉玺。

    唐子欣摸了摸怀里那几张被体温捂得温热的提示卡,看向上古年间的按钮上,眸中首次出现了疑惑。

    发行中心大厦内,不仅仅有真实的玉玺之国线索,还有历史中朝朝代代的皇朝,容易让人的思绪混乱。

    但凭借之前第一轮加第二轮的提示线索,唐子欣从中感觉到了矛盾之处。

    唐子欣心中突然掠过一道让她震惊的想法。

    自己和陈慕所推测的黄帝玉玺似乎存在差异,玉玺,另有其朝。

    .......

    史记中每个铭记在历史长河的开国大帝,都是惊艳一个时代的顶级人物,无人能与之比肩,所做的生平大事流传千古,任然是一篇耀眼的传说。

    “群雄并起,疆域无量,战火不息,数载血争,民不聊生,三雄并起,三国鼎立---三国时期。”

    一张背部印刻着三龙并起的提示卡平整的摆放在桌面上。

    鹿函将白色的帽子摘了下来,坐在凳子上,茫然的看着手拿提示卡皱眉的迪力热吧,问道:“什么意思?玉玺是三国事情的么?那魏、蜀、吴,我们找哪个朝代的玉玺啊!”

    鹿函和迪力热吧茫然了,貌似第一轮任务中的提示卡和这个线索有很大的冲突。

    变法,三国时期最主要的事情是打仗,发展疆域吧!

    没听说三国中的哪一国有变法啊!

    迪力热吧对古代历史的了解甚微,红嫩的嘴唇咬了咬,不确定的说道:“魏国?魏国最后不是胜了么?”

    鹿函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是,线索上有矛盾,而且不是说集齐线索么?这张提示卡直接指出时期了!”

    鹿函将提示卡再度仔细翻阅了一遍,俊美的眸子转动,猜测道:“很有可能,这提示卡的内容是告诉我们,这是一张没有龙神玉玺的提示卡,三国时期被筛下去了!”

    “啊!”

    迪力热吧的红唇翘了翘,微微露出不开心的神色,说道:“那岂不是说,这张提示卡只能让我们少猜疑一个朝代。”

    “是的!”

    鹿函无奈点头,他和迪力热吧之前猜测的朝代是周朝的春秋战国时期,因为那个时代是儒、道、兵、佛等大家教堂起源之时,恰好符合他们第一轮得到的提示卡上面的任务卡提示。

    “还是继续寻找周朝的线索吧!”

    鹿函和迪力热吧坚定心中的想法。

    不过迪力热吧心中却仍有一丝疑虑,觉得太过不妥,提议道:“如果有机会,我们还是和陈慕他们结盟,交换任务卡试试看吧,而且陈慕的实力也能和李辰抗衡,我们不吃亏。”

    鹿函当然点头同意,鹿函和迪力热吧的体质都偏弱,碰见陈慕和李辰都没有反抗之力,最高的办法就是和其中一只队伍结盟,先消磨其他队伍的实力。

    “不过,你不怕陈慕是内奸了?”

    鹿函将帽子反戴,帽檐上的银圈碰撞,发出脆耳的声音,俊美的眸子微微浮现笑意,说道。

    迪力热吧眸子一睁,下巴不自觉的张开,清新自然的脸庞上不由得升起一丝苦闷,说道:“都已经这样子了,节目组还会找人当内奸么?”

    鹿函想到曾经节目组毫无预兆的手段,眼中升起一丝阴霾,开口说道:“这可不一定,说不定决战中突然出现一个嘉宾以坏人的身份出现,欲要抢夺龙神玉玺,而我们的队伍中还有人叛变与之共同敌对我们,这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事实证明,最可怕的人不一定是对手,而是制定规则的人。

    迪力热吧也对节目组层出不穷的神奇脑洞领悟了不少。

    尤其上一期,若不是她是以女鬼的身份参与,估计她早就被别人吓哭了!

    “那我们不和陈慕、唐子欣合作了!”

    迪力热吧充分表现出一日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谨慎。

    鹿函犹如黑宝石般光芒流转的眸子微动,说道:“也并非不能结盟,小心谨慎一些,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迪力热吧犹豫一瞬,和鹿函对视一眼,两双同样精致眸子中闪过坚定的信念。

    ........

    窗外,轻轻徐风飘然而过,风声穿过敞开的窗户,刮拭掉透明的窗面上雨水留下的痕迹,浮上灰尘,一道混尘的水渍在窗上划过,渐渐蒸发。

    外界的轻风犹如狂风暴雨般倾涌而来,灵动活泼的穿梭,将办公桌上的文案掀起,印着楷体的文书字样漫天而舞。

    春季,风中混淆着春天的气息,里面蕴有春季枝叶生根发芽的树木檀香、花草摇曳生姿花苞待开的万物酥香、冰水解冻潺水不息的清凉.......

    似万物蕴涵其中,宛如活化。

    纯木质厚重的会议桌下,轻轻的翻动声音断断续续,时长时短。

    一张红黄相间的宣传纸单随风滑落,飘在一个红色的头巾上,宛如落地生根一般,风声再大,也不过是让纸单的一角飘动。

    邓朝精心制作后的中发被风吹的有丝凌乱,眸子微微眯在一起,仔细的躲在会议桌下将文件箱子翻找出来。

    这间会议室的装饰远远称不上华丽,但却无比的干净,花瓶、盆栽、画材的位置摆放的让人挑不出瑕疵,令人心旷神怡。

    摆在最中间的会议桌占据屋内的大片面积。

    邓朝与王组蓝各分两边仔细寻找龙神玉玺的线索。

    这已经是他们寻找的第二间房间了!

    之前的是一间录音厅,他们生怕损坏那些宝贝器材,无意中给别人造成麻烦,也就没有仔细搜索,自然就没有搜到什么。

    这间会议室的范围较大,在会议桌上,每个位置前都摆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对应会议桌正位的墙壁上还挂着投影仪。

    虽然会议室内很干净,但难以清理的角落中还是积蓄着灰尘,让邓朝、王祖蓝一度灰头土脸。

    “我找到了!”王组蓝捡漏王的运气并非白来,从一块箱子一上拿起一张任务提示卡的文案袋。

    “找到了?”

    邓朝惊喜的传出一声惊呼,顿时起身。

    “砰!”

    伴着一声结实的巨响,头顶和桌底亲密接触上的邓朝,顿时眼前一阵发黑,差点没一头栽在地上。

    “痛痛痛....”

    邓朝捂着头顶痛嗷出声,疼的直吸凉气,从桌底爬出来后不断的跳脚。

    王组蓝被这一惊变搞得一愣,旋即忍住想笑的感觉问道:“朝哥,你没事吧!”

    邓朝瞥了眼正对着自己的镜头和镜头后摄影师强忍笑意的脸庞,不由得一咧嘴,若无其事的将手放了下来,嘴角扯动,说道:“没事,我就骗你一下,没想到你居然真的上当了!哈哈......”

    邓朝传出干涩的笑声。

    王组蓝深感好笑,没有揭穿自尊心极强的邓朝,佯做恍然大悟的样子,惊叹道:“那,朝哥,你为了骗我,代价还蛮大的,以后你可以多骗我,我可以配合,不,装做不知道的。”

    王组蓝的神情极为认真,强忍着笑意看着邓朝尴尬的脸色。

    “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邓朝敷衍了几声,下意识想要揉揉发痛的头顶,他感觉那里好像起了个包,有点发热。

    “把提示卡拿出来看看。”

    邓朝回避自己出糗的画面,忍着揉头的冲动,绕过会议桌,走到王组蓝的身边。

    “嗯!”

    王组蓝也期待自己拿到的第一条线索,抬手将之拆开,将那张方块型的提示卡拿了出来。

    邓朝此刻也忘记了头痛的感觉,目光炯炯的投目而去。

    王组蓝的目中带着激动加期待的神色,也是认真的看了过去。

    空气安静了!

    非常安静的会议室,甚至遥远高空中明亮的鸟啼声的声音伴随着呼啸的风声也传了过来。

    唯有人声不显,轻缓的一道呼吸声还是来自摄影师。

    邓朝和王组蓝连呼吸声都已经屏住了,目光呆滞。

    “空空空,已空空,咦咦~”

    看着一行大字,邓朝只感觉眼前发黑,感觉自己的处境非常不真实,可头顶的疼痛和心灵的激动告诉他,这是真的。

    “节目组,你们还真挺顽皮的哈!”

    邓朝拿着提示卡,将上面的大字对准镜头,苦笑不得的问道:“你们真会玩,都是人才。”

    “没错,真的人才!”

    王组蓝也是惊叹,对镜头竖起大拇指,心中翻涌的情绪不知如何表达。

    反正,这事是谁干的,那个家伙站在他俩面前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邓朝和王组蓝从提示卡上嗅到了浓浓的嘲讽气味,很浓很浓,让他们两个想撸起袖子干一场。

    没有提示写个空不就完了?

    还来个“空空空,已空空,咦咦~”

    你这是...唱歌呢?

    邓朝和王组蓝笑容满面的清晰的表达了对节目组所作所为的鄙视,强烈鄙视。

    “这里还有一张。”

    随手将那张提示卡扔开以后,王组蓝又是从两个文件盒的中间位置,看见一块纸角,那是和提示卡相同的纸片材质。

    “皇帝。”

    洁白色的提示卡片上仅仅写着两个黑色楷体的大字,朴实无华,简简单单。

    “什么意思。”邓朝凑了过来,面色茫然,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王组蓝也是一头雾水,玉玺必然掌握在皇帝的手里,但历史岁月中的皇帝多不胜数,具体皇帝一名指的是哪一皇帝,他们怎么说的清。

    邓朝、王组蓝面面相窥,解释看清对方眼中的茫然,皇帝太多了啊,想不清是哪个。

    最后,邓朝和王组蓝默契的认为这是线索太少的缘故,还得找。

    ......

    二十分钟后。

    跑男团的每个成员都寻找到不少数量的提示卡,但线索云里雾里,让人难以猜忌里面的含义。

    历史中的各朝各代明朝人物,光辉事迹都在提示卡的线索中,没有得到过线索的邓朝、王组蓝,还有李辰、陈赤赤全部陷入选择困难症里面。

    每条线索直指的朝代都不同,他们的思绪困在了线索的谜团中,茫然四顾,根本走不出来。

    陈慕、唐子欣、鹿函、迪力热吧凭借之前两轮获胜的线索比其他人知道的多,先行一步,但掌握的线索越多,他们对各自之前的想法越是动摇。

    陈慕、唐子欣皆是不敢肯定自己之前认为的想法是正确的,对龙神玉玺是否等于黄帝玉玺产生了巨大的怀疑。

    鹿函、迪力热吧同样如此,本身他们对线索指明的战国时期表示怀疑,而今各式各样的线索更是让他们二人产生巨大的疑虑,目前正在思考其他朝代的什么时期等于他们掌握的线索。

    陈慕、唐子欣和鹿函、迪力热吧都抱有和对方结盟的想法,只可惜似乎因此,上天不想让他们如意,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去,其他队伍隔着遥远的距离相见过几次,但他们却是一面未谋。

    时间过得越久,跑男团的气氛愈加奇怪。

    李辰、陈赤赤搜索的进度都缓缓地慢了下来,面色犹豫,眼中的光芒闪烁。

    “节目组,你们的线索你告诉我,谁能看明白?啊,谁能明白?”

    李辰脸色发黑的将再度找到的提示卡碰到桌子上,忍无可忍对镜头怒吼道。

    这已经是他们找到的第六张带有字迹的线索了,然后六张提示卡的线索都指明六个朝代时期,六个朝代,鬼知道,六个朝代中哪个是龙神玉玺的朝代啊,还是说六个都不是。

    陈赤赤也受不了了,直接坐在地上。摆手说道:“不找了,不找了!”

    陈赤赤也忍无可忍了,直接赖皮。

    “我也不找了!”

    李辰也气得坐在地上,和陈赤赤一同摆出委屈的模样。

    陈赤赤的手按着自己满是赘肉的肚子,面色苦涩,漆黑的眼睛转了转,说道:“辰哥,我们去吃饭吧,我饿了!”

    李辰一头黑线,没好气的说道:“不是刚吃完么?”

    陈赤赤理直气壮:“那我又饿了啊!”

    李辰:“.....”

    陈赤赤干坐在地上也很是无聊,突然腾地起身,嘿嘿一笑,伸出手指碰了碰李辰,说道:“辰哥,辰哥?”

    “干嘛?”

    李辰疑惑的抬起头,看着陈赤赤不消停的样子,问道。

    “我觉得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陈赤赤的气势很强,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既然在这里找来找去,也是徒劳无功,不如我们去找陈慕、邓朝他们搞搞事情。”

    陈赤赤提议道。

    李辰闻言眉毛一皱,略有心动,可是陈赤赤不靠谱的过去在他心中犹如一道梦魇,挥之不去。

    陈赤赤催促不停,将好处夸大其词的说出。

    李辰终于动心,站起身,说道:“走!”

    
沙龙国际